邪教对传统宗教“灵魂不死”观念的盗用和篡改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严梅福 鲁婷
时间:2021年07月01日 17:19
下载

英文标题:The embezzlement and falsification of the traditional religious "immortal soul" by Destructive Cult

[摘  要]  在古代,人们视心理活动为灵魂。有的哲学家认为身体只是灵魂的躯壳,灵魂不会随之死亡。灵魂不死因此成为宗教教义的根基,虽有其消解面,也有助于相信者找到自身存在的意义,消除对死亡的恐惧。科学心理学从脑受损相关心理功能亦缺失证明心理乃脑的机能,否定灵魂不死。邪教盗窃和篡改宗教的灵魂不死观念,鼓吹就在今世灵魂即可直接去天国,唆使信徒自杀,残害生命。文章倡导人们弘扬科学精神,识破邪教鬼蜮伎俩,珍爱生命。

[关键词]  灵魂  心理活动  脑机能  元神  科学精神

由于科学只能证明人的大脑随身体死亡后它的机能(心理活动)也就随之停止,却不能由此证明意识(心理或灵魂)也随同身体一起死亡。因为人们都认可俗话里“人睡如小死”的说法,可是又都知道在睡梦中意识(心理或灵魂)又可以乘风跨云、遨游四方,甚至像《枕中记》里的卢生一样,为国公、做宰相、怀拥美妻、儿孙绕膝。这就使得人们不可避免地有着这样的怀疑:心理活动(灵魂)既然能离开小死的身体单独自主活动,就应当是一个独立的精神实体,既然是独立的,它就不会随身体一起死亡。应当说这种怀疑今日也依然存在。这是由于包括心理学在内的各门科学只能直接或间接研究客观存在的事物,或通过人的言语报告间接研究一些他所感受到的现象。而灵魂(心理)既是虚无缥缈的非客观存在的物质实体,死亡了的人体又不可能进行口头报告,这就造成了心理学和其他相关科学难以用实证方法否定人死亡后灵魂并没有随同身体死亡依然独立存在的困境。这种困境当然地给宗教也给邪教宣扬灵魂不死留下了空间,一些灵学家甚至通过人死亡前后体重的对比,得出了离体了的灵魂重量,还有一些经历了短暂死亡后又活过来的人报告说,他的灵魂回看他死去身体的情况,虽然都言之凿凿,但是谬是谎,终归无法考察,何况世间总不乏一些乐于故弄玄虚以哗众取宠的人。

一、在心理学中灵魂就是心理活动

以研究记忆规律载入心理学史册的艾宾浩斯有句名言:“心理学虽然有一个悠久的过去,但只有一个短暂的历史。”这是说,科学心理学虽然至今也只有百多年的历史,但人类从拥有了逻辑思维和自我意识之日起,就没有停止过借助常识、直观或猜测,通过思辨来探讨自身的心理活动,尽管它空虚渺茫,看不见、摸不着。不过,以思辨方式来探讨心理的是一些哲学家,这时的心理学史称“哲学的心理学”或前科学的心理学。

在古代西方,哲学家们并不否认非物质的作为精神实体的“灵魂”的存在。他们认为心理活动就是灵魂活动,这从心理学(Psychology)一词就是从灵魂(Psyche)演变而来即可看出。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认为理念是世界的本体,世界万物皆由理念派生,灵魂亦然。他认为灵魂与身体是两个独立的相互对立的本源,灵魂先于身体而存在着,神在创造世界时,就把灵魂放在了身体里。灵魂被认为是身体活动的支配者,人的肉体死亡后,灵魂就回到了理念世界,并重新转入新生的肉体,灵魂就这样往返于理念世界和肉体之间而永生不灭。

柏拉图的学生,被马克思誉为“古代最伟大的思想家”的亚里士多德不赞同老师的灵魂观,在尊师与重道之间,选择了“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他对心理学作了大量论述,写了《论感觉》《论记忆》《论梦》等很多心理学著作,其中《论灵魂》是西方心理学史上第一部心理学专著。他认为所谓人的灵魂就是人的心理,与身体统一不可分割,是生活的动力、生命的原理。亚里士多德这种视人的生命为身与心(灵魂)统一的思想在科学心理学的实验研究中得到了证实。

但由于当时希腊人也和我们的古人(孟子)一样,对心理活动是大脑的机能一无所知,认为“心之官则思”,误将心脏当成了心理活动的器官,致使亚里士多德将感觉、记忆、想象视为灵魂(心理)的非理性功能,它们的总管区域在心脏,因此会与肉体一起死亡;思维则是灵魂的理性功能,凌驾于任何器官之上,不随肉体死亡,肉体亡故时它就离开肉体回归为“形式”。囿于当时科学发展水平、人们认知达到的高度,“伟大的思想家”也变相地作出了可以为基督教利用的灵魂不死的推论。

果然,到了中世纪,基督教经院哲学体系的完成者托马斯﹒阿奎那就利用古代“哲学的心理学”来为神学的灵魂不死作论证。他不仅直接搬用了柏拉图灵魂不死、轮回转世的思想,也抛弃了亚里士多德身心统一的论述,只是撷取了亚氏灵魂的理性功能在身体死亡后转归为纯粹“形式”的观点来作为他基督教神学的灵魂不随肉体死亡,可以轮回而永恒于世的心理学依据。

随着心理学脱离哲学走上科学发展之路后借助生理心理学对脑和神经系统的研究,很快就证明灵魂(心理)是脑的机能,并且从脑生病机能(心理或灵魂)也“生病”,令人信服地得出脑死亡灵魂(心理活动)也必然终止或消失的科学结论。这只要看看那些脑疾病患者的症状表现就能证明这一结论的正确性。例如,听懂别人说话是由颞上回后部的威尔尼克(Wernicke)区控制的,该区受损的病人可以说话、书写并看懂文字,也能听到别人的发音,但却听不懂别人说话的含义,即理解别人所说的意义这一机能终止或消失。看书阅读是由顶下叶的角回控制的,该区受损的病人视觉良好,其他语言活动的功能也健全,但却看不懂文字的含义,被称为“字盲症”。大脑额叶对于实现复杂的思维活动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是思维这一理性心理功能的主要生理基础。额叶损伤的病人在解决问题时,思维过程就出现严重障碍,这类病人在被要求解决问题时,意识不到解决问题的任务,没有解决问题的愿望。如果给他们一道算术题:在两个书架上共有18本书,但不是对半分,一个书架上的书是另一个书架上的两倍,问每个书架上有多少书?病人或者将它复述为:“在两个书架上有18本书,并且在第二个书架上有18本书……”或者复述为:“在两个书架上有18本书,一个书架上的书是另一个书架的两倍,问在两个书架上共有多少本书?”他们在复述算题时,不是把问题漏掉,就是复述已知条件,或者用条件中的一个成分取代问题。

有神论和宗教无法否认脑死亡机能随之停止或消失这一科学事实,坚持脑在受损和患病中心理活动的病理改变只能说明生病和受损的脑不能执行灵魂的指令,并不意味灵魂也随着大脑生病和受损,更不能说明人在死亡之际,灵魂也随之死亡。任何宗教都不会放弃灵魂不死这一信念,因为灵魂不死是宗教赖以鼓动人们信仰宗教的前提,更是宗教为自己精心构建的安身立命的“巢穴”,如果它认可灵魂会同脑一起死亡这一科学心理学结论,那就意味着宗教也将会随同灵魂一起死亡。邪教是冒充宗教以售其奸长在宗教肌体上的毒瘤,必然大力鼓吹灵魂不死,只不过其用心绝非像宗教那样,利用灵魂不死引导人们为了灵魂的来世,忍受今生今世的苦难的同时积德累善。而是暗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利用灵魂不死去谋财和害命。

灵魂是否会死亡是宗教与科学斗争的焦点之一,心理学从“哲学的心理学”到“科学的心理学”的发展历程,也是人类对灵魂(心理、意识)的认识从不死、轮回转世到随身体死亡其活动即告终止的不断深化的历程。

二、灵魂不死是宗教存在和教义的根基

时至今日,虽然宗教和邪教宣扬的人的不死灵魂,心理学已经证明其实就是动物的心理发展到了人的心理水平---意识阶段的心理活动,和感觉、知觉一样,依然是脑的机能,会随脑死亡自动消失,也就是死亡。这一科学事实神学和宗教当然万万不能接受,因为“灵魂说”特别是“灵魂不死说”之于宗教,是其理论和教义赖以建立的起始点。“灵魂观念和鬼神观念正是一切神灵崇拜和宗教信仰的‘基因’,也是天堂、地狱、前定、后世和三世轮回、因果报应说的‘基因’”。各种宗教的修行都旨在修灵魂、修来生,都是为了不死的灵魂在来世有个好去处。离开了灵魂不死这一基因,宗教也就没有存在的依据,灵魂不死与宗教的存亡有着“性命攸关”的关系。

为此,宗教宣称包括脑在内的人的躯体死亡时,作为独立的精神实体存在的灵魂绝不会随同死亡,因为躯体只是灵魂的载体或外壳,死亡之际,灵魂就会离开躯体飘然而去。而持灵魂(心理)乃脑的机能的科学心理学,从实证的角度,又只能证明脑死亡其机能(灵魂或心理活动)即告丧失,却难以用实证方法否认作为机能的灵魂还离开人体存在着,即不能对一个本来就不存在的精神性的东西用实证的方法证伪,这就为宗教向人们灌输灵魂不死留下了巨大的空间。

比如佛教为张扬轮回业报教义,长时期来,就编造出种种灵魂转世投胎故事,来证明人死后灵魂不死。在一本《认识因果》的佛教内部刊印的书中,转载了海南妇女联合会主管并主办的《东方女性》杂志2002年第7期报道的《转世奇人唐江山专访》。文中说唐3岁时对父母说:“我的前世父亲叫三爹,我的家在儋州,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被人用刀和枪打死的。”6岁时,他的父母在他的指引下来到相距160多公里的儋州后,他就径直走到陈赞英老人家,用与他现出生地差别甚大的儋州话叫他“三爹”,还认出了两个姐姐和两个妹妹,认出了他前世的女友谢树香。

灵魂不死对任何宗教都是不可或缺的“基因”。基督教吸收了古希腊柏拉图灵魂不死,肉体只不过是灵魂的载体的学说,信仰者因此都认为,死后存在一个脱胎灵魂的天堂。伊斯兰教继承了基督教灵魂不死、善恶有报的思想,认为,行善积德的人,死后灵魂能升到浓荫蔽日、诸河流淌、食甘果佳酿、着华丽服装,且有美女相伴的“天堂”,过快乐无边的日子。印度教认为:“每一种生命的物类(有情)包含人在内都有灵魂,灵魂附着一种不可见的业力,……当有情的躯体死后,这个有情的灵魂还可以在另一个躯体中复活”。耆那教认为人间有来世,罪人下地狱,好人升天堂,在天堂里的灵魂得以完整。

佛教基于佛法中居于核心地位的“缘起论”,认为世界的一切事物和现象都是由缘而起,运行在变化不居之中,因此,否认有一个对人起主宰作用的“我”或“灵魂”。在其主要教义“三法印”中的“诸行无常”,就是意指包括灵魂在内的一切事物和现象都是处于不停的生灭变化之中,并非实有,世间万物和人生都不过是瞬息即逝的空幻现象。“三法印”中的“诸法无我”则指明包括人在内的世间一切事物和现象都没有“自性”可言,即都不是真实的实体。人只是心理因素和物质因素瞬间结合,处于刹那生灭之中,唯有假名而非真实的存在,故而“人无我”。这种无“灵魂”无“我”思想在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先生表达生死观的遗诗中得到清晰的体现:“生固欣然,死亦无憾。花落还开,流水不断。魂兮无我,谁欤安息。明月清风,无处寻觅。”

佛教的这种认为世界上变化着的万事万物没有主体的“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教义,似乎意味它与其他宗教不同,是否定灵魂和灵魂不灭的。但是,众所周知,“六道轮回”“三世说”“因果报应”这些轮回业报理论也是佛教的重要教义;那么,谁在轮回?谁在转世?谁在受报应?其主体当然就是不死的灵魂。所以,佛教只是表面上否定“我”或“灵魂”,其实和所有宗教一样,灵魂和灵魂不灭也是它的“基因”。

佛教是在中国传播时间最长的外来宗教,虽然笃信其教义,出家为僧为尼的只是人群中的少数,但相信其建立在灵魂不死基础上的“六道轮回”“三世说”“因果报应”者则难以计数。

国产的道教在修行的理论上是把“道”视为一切的本源,是造化之根、神明之本、天地之元,讲究“养形”“养神”,人若能得到它就可以肉体飞升、凡胎成仙、长生久视、永恒不朽,似乎在灵魂的有无和是否死亡上不同于其他宗教。但是,在其活动中又大搞、道场、法事,设醮超度亡灵,把还沉沦在阴间的亡魂或者还滞留在人间的亡魂救拔出来,然后通过神仙接引,使亡魂早日登东方青华极乐世,不死的灵魂实际上也游荡在道教的这些活动之中。

三、邪教盗用篡改宗教的灵魂不死以残害生命

宗教编造灵魂不死,固然有其消极的一面:意在劝导世人,特别是那些身受压迫剥削,正在经受苦难的人们,不要去和命运抗争,用今世的忍受为灵魂换取来世的福祉。导致受苦受难的人们把今生的苦难和被压迫与来世的天国福境相联系,让人拜倒在神灵脚下,去追求暂时的心灵超越和虚幻的未来世界。在宗教那里,灵魂不死不是引导人们积极进取,而是屈从、忍受,其负面作用是明显的。但是,宗教宣扬灵魂不死目的是要人们信仰神灵、皈依宗教。它使确信灵魂不死的人在对神灵的信仰中将自己与神灵联系在一起,从而受到其庇护,并获得永生,甚至连自己就可以通过修行成神成佛而得到超越,由中找到自身存在的价值和意义,获得内心的安宁和平静。宗教以灵魂不死为基点建立的教义,对那些笃信者来说,有助于他们消除对死亡这一人生最大的恐惧和焦虑,使他们即使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能面带微笑地面对死亡,为其提供特定的宁静和希望,因此也有着于人于社会的正面作用。

宗教从自然宗教到社会宗教的历史表明,是它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编制和创立了灵魂和灵魂不死的宗教理论、教义和概念,并在其几千年的宗教传播中,使之深深地进入了世界各个民族的潜意识里。当然,也可资借鉴和套用地刻印在了邪教教主的脑海之中。国内外邪教因而无一不窃取了这一概念,在其歪理邪说中大肆篡改后为其所用,使之成为各路邪教捕获信徒和对他们实施精神控制的有力工具。其中最可恨的还是邪教

借助鼓吹只要接受它的邪说,修炼它的功法,就能成为什么“大法弟子”“众长子”,不死的灵魂就可以去到“另外空间”“法轮世界”、天堂佛国、另外星球,以此来诱使很多人糟蹋生命,用自焚、服毒、跳楼等方式自杀。国内外的资料表明,尤为令人心寒的是死者中还有踏入人世不久的孩子。邪教教主心性之狠毒,可谓胜过蛇蝎!

“人民圣殿教”教主吉姆·琼斯就是这种蛇蝎心肠人物的典型。他在其迫害信徒、危害社会的行为被背叛者揭露后,感到大难将至,决定迫使900多名信徒自杀后自戕身亡。相关资料里记载了他最后的罪恶行径:……在全体信徒被赶到大帐篷后,琼斯打开了录音机,开始了他最后的演说:“……死了,便无痛苦。死只不过是休息片刻而已,很快便会转入来世——这不是很舒服吗?我相信你们也从未尝过这么美味的果汁。”在他讲完话后,两名年轻的“死亡天使”(护士)抬来一大桶草莓果汁。她们在将大量止痛药和镇静剂倒入果汁桶后又倒入了好几罐氰化钾。一切准备就绪后,自杀(实为残杀——笔者注)就开始了。第一批迎接死神的是200多个孩子。他们在母亲们的带领下,或牵或抱,依次在琼斯——他们的上帝面前饮下了毒液,“自愿地”献出了生命。

“太阳圣殿教”教主吕克·茹雷特宣扬“灵魂星际转移说”,声称不死的灵魂可以在他的带领下,穿越时空去到众神聚会之处天狼星(古希腊和古罗马神话中众神汇聚的圣地)。他告诉信徒,死是生的一个重要阶段,是在另一个世界的生,死后灵魂将到天狼星上生活,能听到天狼星上圣人对他们的教诲,达到最高境界。

用这种宣扬灵魂不死方式他先后在瑞士和加拿大制造53人和在法国制造16人集体自杀惨案。

这位以灵魂不死谋害生命的教主,声称自己是古代法国“圣殿骑士团”留下的精兵,是天狼星这颗不朽星体的神灵,今天下凡,是为了解救世人,在他的带领下,信徒们通过火的洗礼,灵魂就能穿越时空去到天狼星这一神圣世界。

“天堂之门”也是通过盗用和歪曲宗教的灵魂不会随肉体死亡的观点,让信徒把肉体看成灵魂的“容器”,视灵魂为“种子”,它终归要离开容器,方能生长发育、开花结果,将死亡看成是灵魂和肉体的分离,制造了震惊全美的39人集体自杀悲剧。它的教主阿尔普怀特坚信也让信徒们坚信:人类来源于太空,通过修炼可以达到更高境界,返回宇宙。他告诉信徒,海尔·波普彗星的出现是我们等待的一个标志,它的到来是太空船到来的“指向标”,也是关闭天堂之门的警号,它的后面有外星人的太空(UFO)来将他们接往“他们的世界”,即他们的家乡这样一个更高层次的天堂世界中去。他声称自杀后的灵魂三天后就可以在太空船(UFO)复活。

和吕克·茹雷、阿尔普怀特一样,“法轮功”的李洪志也通过盗用和歪曲道教的“元神”这一通常用以指人的灵魂的特有术语编造了“元神不灭说”。以“圆满”“上层次”“白日飞升”为诱饵,不仅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自焚事件”,也诱使在死亡数量上远远超过“太阳圣殿教”“天堂之门”人数的自杀惨案。他在《转法轮》里鼓吹灵魂不死说:“我们在高层次看,人死了,元神不灭。元神怎么会灭呀?”“人死亡了只是你最大的一层分子,就是人的躯壳,表面这层分子在这个空间中死亡了,脱掉了,而你真正由微观构成的身体怎么会死亡呢?”“人死的时候,人体中的原子核怎么能够随便死掉呢?所以,我们发现人死了,只不过是我们这层空间,这层最大的分子成分脱掉了;在另外空间里那个身体并没有毁掉。……人在另外许多空间都有一个特定的身体,……”“其实我们看到人死了之后,放到太平间里的那个人,他只不过是我们这个空间中人体的细胞。内脏上、身体里边各个细胞组织,整个的一个人体,在这个空间中的细胞脱落下来了,而在另外空间比分子、原子、质子等成分更小的物质微粒的身体根本就没有死,它在另外的空间里,在微观下的空间中还存在着。”

为了驱使信徒去自焚、跳楼,他还以最高位格神的身份说:“在这个宇宙中,过去有许许多多修炼形式和不同天体的天国世界,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他们都不要身体的。不是说都视肉身那么好,很多天体根本就不允许你带身体回去的。”在他的人死元神(灵魂)不死,天国不要身体谎言的教唆下,仅中国大陆先后就有1600余名“法轮功”修炼者或跳楼、或跳崖、或自焚、或卧轨,死于非命。

四、崇尚理性,弘扬科学精神,识破邪教鬼蜮伎俩

邪教窃取宗教的灵魂不死后,将其篡改后编造的种种邪说,实际上是它用来残害生命的新式迷信。其内容都是邪教教主的恶意虚构,不能通过理性对之进行合乎逻辑的推理和证明,具有科学精神的人,是不会相信的,只有那些愚昧、落后,易受暗示和潜意识里充斥着神鬼观念的人才会接受并信以为真。科学与迷信是根本对立的,科学主张通过经验和理性的结合去探索包括心理活动或精神现象在内的客观世界各种事物和现象的性质及其规律,邪教宣扬的迷信则主张反经验、反理性的信仰主义。

在人类理性日益觉醒、科学高度发达的今天,邪教鼓吹的灵魂不死,修炼邪教不死的灵魂就可以荣升天国,甚至可以成神成佛根本经不起理性的甄别和科学的拷问。正因为如此,邪教才认为任何通过经验和理性去验证和考察灵魂不死的真实性的企图和做法,都是违反神灵旨意,都是大逆不道的罪恶念头和行径。并且欲盖弥彰地极力贬斥科学,甚至把自己的邪说吹嘘为“超科学”。科学,包括心理科学一致认为,作为精神现象的心理活动,离不开物质实体、依托于物质实体,是大脑这一高度发达的物质实体对人体内和外部世界的反映机能。若将人脑类比为一台性能极度完美的机床,良好的加工性能就是它的机能,机床一旦坏损,机能自然归结为零。

对于脑死亡后灵魂是否尚存,心理学里也有过相关的故事。意大利曾将一个在海上杀人越货的海盗判以“砍头”处死。此人由于长期行盗,杀人如砍瓜切菜,视“砍头”处死为司空见惯的寻常事,无所畏惧。心理学家得知后,同海盗约定,当他的头被砍下后,行刑者喊他的名字,如果他的心理活动(脑的机能或灵魂)尚存,就眨眼睛,结果是灵魂也随脑一起死亡。

诚然,在科学发展史上,确有一些著名科学家相信灵魂不死和超验现象的存在,如英国著名化学家、物理学家克鲁克斯就相信灵魂不死,醉心于为唯灵论运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科学对很多诸如灵魂不死现象的破译,相信灵魂永存的科学家越来越少。有人分别在1914年、1933年和1998年对美国科学院的科学家就灵魂不死进行了调查,1914年相信灵魂不死的占35.2%,不信的只占25.4%,到了1998年相信灵魂不死的只占7.9%,不信的则占76.7%。这还是在几乎人人都信仰宗教,信仰不死的灵魂可以进天堂的美国。笔者相信,中国科学家不信灵魂不死的比例应大大超过美国,甚至可能会是100%。

20多年揭露的大量邪教以灵魂不死,不能带着肉体进天国之类邪说误人致死的事件提示我们,一定要崇尚理性,弘扬科学精神,珍惜生命,切不可误信邪教邪说,误了“卿卿性命”。

参考文献:

﹝1﹞朱智贤、林崇德,思维发展心理学〔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6

﹝2﹞吕鸿儒、辛世俊,宗教的奥秘〔M〕,郑州:河南人民出版社,1989

﹝3﹞释清净,认识因果M〕,山东聊城:佛教在线印刷处,2006

﹝4﹞黄心川,世界十大宗教〔M〕,北京:东方出版社,1988

﹝5﹞陈智敏,张翔麟,邪教真相〔M〕,北京:当代世界出版社,2001

作者:严梅福  湖北大学心理学系教授、博导、省反邪教协会理事

(责任编辑:力枫)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