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邪教研究 > 正文

邪教痴迷者心理阻抗分析和帮教关系建立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童明
时间:2023年09月05日 16:30

二十多年来,我国防范打击邪教取得显著成效,邪教传播和破坏问题得到有效遏制,绝大多数误入歧途的群众经帮教能脱离邪教控制,仅极少数思想顽固人员痴迷其中。这些痴迷者被邪教歪理邪说洗脑,思想封闭、割裂正常交往,对帮教帮扶表现出多种阻抗行为,成为帮教挽救难点。

本文根据邪教痴迷者帮教案例,列举痴迷者阻抗心态,分析背后原因,探析帮教方法,为帮教帮扶工作提供参考。 

一、邪教痴迷者心理阻抗的外在表现 

阻抗原指电路中电阻、电感、电容对交流电的阻碍作用,心理阻抗指的是帮教对象的抵触、排斥和反感情绪。在邪教痴迷者帮教中,心理阻抗现象经常遇到,其外显行为主要分为帮教前和帮教过程中的阻抗现象,帮教前的阻抗现象主要包括拒绝或逃避见面、拒谈帮教话题,帮教过程中主要有将谈话引向工作人员、通过言语对立和质问表达情绪、诡辩否认痴迷邪教事实、中断谈话、对帮教持“表面配合”态度等,这些行为延缓了帮教进程,使邪教痴迷者处在自我封闭中。

二、产生心理阻抗的原因分析

(一)来自邪教痴迷者自身的原因分析 

心理阻抗产生的原因各异,主要来自邪教痴迷者本身和帮教工作过程。从邪教痴迷者自身来说,核心症结是邪教痴迷者深受邪教歪理邪说蛊惑,对帮教挽救工作产生非理性认知,出现不适当的态度和行为。

具体说来,一是对个人坎坷挫折的不良归因。在邪教歪理邪说的诱导下,痴迷者往往忽略自身人格和态度行为方面的反思,将负面的经历感受、困境遭遇过度归结为外部环境不利,将违法受罚归罪于“打击迫害”,一方面达到自我洗脑的效果,另一方面转移责任、更加怨恨政府和社会。又因邪教诱导痴迷者“向内找”,将自身遭遇归结为“学法”“修为”不够,使痴迷者更加痴迷于邪教活动,专心膜拜邪教主。在此情形下,反邪教志愿者可能成为一系列不良归因和负面情绪的出口,极大增加帮教难度。

二是对反邪教志愿者不熟悉不信任。受邪教歪理邪说和话语方式的影响,邪教痴迷者常被视作“异常”而遭遇交往挫折,对陌生人防备心强,特别对政府工作人员带有抵触情绪。在帮教初期未形成熟悉信任关系的前提下,痴迷者常采取对抗行为逃避接触,反邪教志愿者对此须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三是视帮教为修炼阻碍。邪教往往要求信徒排除“修炼干扰”,一心“侍奉真神”,从而将信徒与外界隔绝,只接受来自邪教的信息,将反对邪教的家人朋友视作修炼阻碍,更采取敌视态度看待帮教工作,痴迷者想方设法回避、抵制帮教,甚至将坚持信奉邪教视作一种“成就”。

四是对邪教观念动摇产生恐惧。“可进不可出”是邪教典型特征,“末日毁灭”“形神俱灭”都是脱离邪教的“后果”,加之信徒群体的内部约束,邪教痴迷者往往会在谈及核心观念时变得闪躲、沉默、诡辩,以抗拒和迟滞帮教深入,因此,驱除内心恐惧也是减低阻抗的关键之一。

五是新旧观念交替导致内心紧张。邪教痴迷者长期以邪教价值观和逻辑作为准则,形成内心平衡和行为习惯,当邪教谎言和虚伪性被揭露,原有平衡被打破,必然出现内心紧张,直到新逻辑价值观建立、新平衡形成,如痴迷者认为专心“修炼”是得“圆满”的唯一途径,因此疏远亲人、怠于工作,甚至不惜为此犯罪,代价极大,邪教价值观的崩塌必然造成内心的失衡和冲击。

六是难以接受“被蒙骗”的事实导致自我否定。人生不如意、不满社会现状、情感空虚是邪教惯常利用的心理弱点,邪教通过制造虚幻目标和提供不存在的“飞升”路径使教徒得到心理安慰,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自我实现的“正途”,甚至成为邪教痴迷者自我认同的“精神支柱”,一旦发现自己“被蒙骗”会诱发强烈的自我否定和自卑心。

(二)来自帮教过程的原因分析

除了邪教痴迷者固有的阻抗心态外,帮教过程也可能使邪教痴迷者产生负面情绪。

一是初期走访帮教的经验和技巧欠缺。走访帮教是一项扭转认知、改变观念的复杂工作,对经验和技巧要求较高,心态准备、言语表达、辅导切入点、过程把控都有赖于工作人员经验。工作人员若经验不足,时常会出现解释不清、言语生硬、背景资料掌握不足、谈话缺乏思路、缺少倾听和有效回应等问题,无法消除邪教痴迷者陌生感和抗拒心理。

二是采取了不适合的角色。实际帮教中,工作人员时常要根据邪教痴迷者的需求和帮教进程扮演不同角色,包括帮助者、支持者、陪伴者、教育者、督促者等。若仅以管理教育的角色与邪教痴迷者接触,会造成“居高临下”的感觉,不利于建立帮教关系,反而使邪教痴迷者产生被干预打扰的感受。

三是对痴迷者的问题分析和需求回应不足。邪教痴迷者具有独特的人格特征、过往经历和价值观,其中既有导致其加入邪教的诱因,也有帮教的有利因素。若对痴迷者背景资料的研判不足,易忽视其心理特点,把握需求不准确,错过帮教切入点,难以触动痴迷者内心。

四是过早介入帮教核心问题。帮教工作触及痴迷者诸多敏感话题,袒露内心和改变认知须建立在一定信任关系基础上,过早切入核心话题易诱发痴迷者紧张和焦虑,反而诱发其自我防卫机制,阻碍帮教开展。

五是价值观和行为差异造成负面情绪。受邪教思想影响,痴迷者往往存在非理性认知和价值观,在帮教过程中较难被接纳和认同,若对此缺乏心理预期,易引发矛盾,造成负面情绪,使帮教难以继续。如邪教痴迷者将婚姻失败归罪于家人的“背弃”和政府的“打压”,对反邪教志愿者做出指责,而不反思自己对邪教执迷不悟给自身和社会的伤害,使得帮教双方关系紧张。

三、心理阻抗的应对和帮教关系建立

邪教痴迷者的心理阻抗是一镜两面,一方面使帮教工作变得困难,另一方面也预示帮教症结所在,是触动邪教痴迷者深层问题的切入口,耐心处理好心理阻抗有助于解决帮教难点。在帮教关系建立初期,可以采取以下做法:

一是增强帮教前的评估研判。邪教痴迷者是帮教难点,通过查阅档案记录、询问过往帮教人员、接触工作对象及家人等方式收集背景资料,从涉邪教经历、家庭情况、成长历程、社会关系、人格特征等方面分析涉邪教原因和心理状态,选定帮教方向、需求情况和预期切入点,针对主要问题确定帮教目标和进程。

二是善于运用同理、倾听和有效回应等初访谈话技巧。做好走访帮教演练,熟悉如何介绍反邪教志愿者和工作目标,预期痴迷者常见反应和应对策略,做好主动多次接触的准备,在获得谈话机会后,注意引导痴迷者表达,运用倾听和回应技巧,反映其心态和感受,适时表达同理,使痴迷者明白帮教工作是从其角度出发寻求改善。

三是先反映和处理负面情绪。由于痴迷者被邪教裹挟从家庭和社会关系中剥离或因违法受罚,大多内心积压负面情绪。在帮教初期须先行做好情绪安抚,引导倾诉并对其处境表示理解,从中找到有助于改善的因素并适时肯定和强化,形成一定共识。如痴迷者抱怨家人疏远或受罚导致婚姻破裂,帮教工作可以先对其婚姻不幸表示理解,并强化其对家庭幸福的期望,同时表示倾听其心声和协助其改善现状是帮教目的之一,达到初步建立工作关系的效果。

四是关注现实需要和心理需求。邪教痴迷者多面临现实困境,来自个体、家庭和社会适应方面的需求多,帮教工作可先从回应需求入手,如协助获得临时救助、引荐就业岗位、缓和家庭关系等,也可以通过疏导情绪、倾听陪伴回应痴迷者心理和情感需求,拉进帮教关系。通过回应现实和心理需要,一方面达到纾困目的,另一方面可以动摇邪教歪理,增进痴迷者正面感受。

五是掌握反邪教相关知识和语言。帮教旨在揭露邪教伪善,驱除歪理邪说,掌握反邪教知识是达成目标的基石,包括熟悉邪教常用语言、精神控制手段、逻辑谬误、常见谣言说法,学习破除邪教歪理邪说、驱除邪祟观念的理论观点和言语技巧,抓住切入点引发痴迷者反思,动摇邪教思想根源,注入积极和有益的思维逻辑,扭转不良认知。

六是调动邪教痴迷者自身社会资源。邪教痴迷者虽常陷入孤立状态,但其原家庭、社会关系仍在。在帮教过程中,须注意取得其重要家人支持,使其了解帮教工作目标、做法和预期困难,最大程度征得配合,协助恢复社会网络功能和调动现有资源。尤其在帮教工作遭遇困难时,促其社会网络发挥协同帮教的作用,为帮教成功提供多一重保障。如取得其重要家人认同和支持,对痴迷者形成一定督促和约束,并使其获得更多关心,改善家庭支持水平。

(责任编辑:徐虎)

编者注:

1.本网编译类文章和视频,仅代表作者立场观点。

2.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如需二次加工,请与网站联系。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