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邪教研究 > 正文

“法轮功”的思维控制(上)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时间:2023年09月15日 16:45

思维按照其语义可解释为:1. 与“感性认识”相对。指理性认识,即思想;或指理性认识的过程,即思考。是人脑对客观事物间接的和概括的反映,包括逻辑思维和形象思维,通常指逻辑思维。2. 与“存在”相对。指意识、精神。从其语义我们可以得出,一个有正常思维能力的人,都会具有理性思考能力、辩证思维能力和合乎逻辑的推理能力。而思维一旦被控制,人就失去理性,变得盲从。所以,邪教教主常采用改变成员的思维方式、思维习惯、思维内容的方法,弱化成员的正常思维能力,建立起邪教组织需要的思维模式,从而导致成员整个价值体系的转变。

那么,李洪志是如何控制习练者的思维的?

一、以“破常人观念”改变习练者的思维习惯

思维习惯是指人们在长期的学习、工作和生活实践中所形成的稳定的思维方式,当一种思维习惯一旦形成,就具有极大的排他性和守旧性。李洪志为了向习练者灌输其自相矛盾而又荒诞不经的歪理邪说,就采用“破解常人观念”的方法。李洪志说:“如果人类能从新认识一下自己和宇宙,改变一下僵化了的观念,人类就会有一个飞跃”(《转法轮》)。

他甚至警告习练者说:“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警言》),要求“人的观念你得放下”(《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在李洪志看来,人间的一切追求都是人的观念,人的观念是修炼“圆满”的障碍。所以习练者为了“圆满”就会放弃人的思想观念,实际上就是改变了正常的思维方式。一旦改变了思维方式,才能接受“法轮功”教义,抛弃那些科学的东西,转而接受伪科学、反科学的东西。

二、以“反理说”改变习练者的思维方式

思维方式是人们大脑活动的内在程式,它对人们的言行起决定性作用。思维方法是思维方式的核心内容和具体体现,构成了思维方式中最实质、最基本的部分。李洪志的“反理说”就是用与正常人的思维相反的方式与方法看待世界与处理问题。李洪志说:“三界与宇宙的一切是反的,所以法理也给这一层提供了适合于常人生存的反过来的理”(《大法是圆容的》);“我一直在讲,大法弟子看问题一定要反过来看……三界当初造的时候就是反着造的,这里没有正理……世人认为的香的那边是臭的,人认为的好事可能在那边都是坏事”(《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反着看待人类的一切,这是李洪志麻醉弟子最有效的良药。如果不反着看,在正常思维下,有谁会相信“有病是消业、是好事”“杀人是度人上天国”“死亡是圆满成佛”“男女双修还是加速圆满的修炼方式”的歪理邪说?那些原本善良的人又怎么会漠视亲情、违反法律、甚至自杀杀人呢?

如傅怡斌把弑父杀妻看成是对他们的“福报”;王进东等人把“自焚”看成是“去执著”;美国公民李祥春把“法轮大法”看成是最高的法,而去违反中国的法律等。这些违背道德、触犯法律、侵犯人权的行为都是“反理说”所起的作用。正是因为“反理说”控制下的思维,习练者才不能看破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欺骗,才会甘愿受其控制。

三、以“思想业力说”“层次说”和“向内找”消除疑虑,弱化思维能力

思维能力是人对事物的分析、综合、抽象和概括的能力。思维能力对于人的学习、生活、事业的成功非常重要。依靠思维能力,我们才能总结、概括前人的经验,才能揭示事物的本质,发现事物的运动规律,才能把握、预测未来事物的发展方向。李洪志传播的荒谬邪说、采用的欺骗手段,在正常思维下,很容易被看穿。为此,李洪志竭力使用欺骗性语言来诱导习练者思维意向单一化、线性化、顺从化。李洪志提出了“思想业力说”“层次说”和“向内找”等邪说。

(一)“思想业力说”

“业”本是佛教名词,李洪志将其窃取并篡改,不仅提出了所谓“人做了坏事造成有病”的“病业”,还提出了“怀疑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思想”的“思想业”。李洪志说“思想业”是遭受报应的原因之一,以消除习练者的理性识辨和压制怀疑。李洪志说:“由于人迷于常人之中,时常在思想中产生一种为了名、利、色、气等而发出的意念,久而久之,就会形成一种强大的思想业力”(《转法轮》);“自己思想中激烈地反映肮脏的念头,或骂老师、骂大法、骂人等,排不掉、压不住,这才是思想业力”(《明智》)。也就是说,怀疑“法轮功”、立场不坚定、谩骂李洪志和“法轮功”等,都属于“思想业”。

对于有“思想业”的弟子,李洪志威胁说:“现在在正法中,一切生命都在按着其生命对正法的态度决定着生命的留下与清除”,如果“哪个生命的头脑中要是装了对大法不好的思想”,那么“法正人间一开始时就要被淘汰”(《北美巡回讲法》)。

既然“思想业”的产生和存在将严重阻碍“圆满”的实现,并且有“思想业”的习练者将被淘汰。因此,习练者不是考虑“思想业”的存在是否真实、合理,相反,他们时时刻刻考虑如何避免“思想业”的产生,也就是说避免对李洪志歪理邪说产生疑惑,这样也就主动放弃了思维的权力。很多习练者强迫自己按李洪志所讲的教义去理解现实,不敢怀疑、不敢反对,即使发现问题也不敢多想,逐渐地在被动接受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中,弱化了思维能力,沦为其精神奴隶。

如山东省原“法轮功”痴迷者王纪升在修炼期间也曾对李洪志的“参与政治”前后不一的说法产生怀疑,但惧怕有“思想业”不能“圆满”,就把自己的正确的思想当作“思想业”消去了,即使在李洪志残害生命、危害社会的大量事实面前也不敢说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一个“不”字。

(二)“层次说”

在“法轮功”这个组织里,李洪志把完全接受他的“教义”的习练者,称为“层次高”的,并且告诉习练者只有上了“高层次”,才能“圆满”。而对于不能接受他的观点的习练者,说成是“层次低”。李洪志说:“一个人的心性低,他的层次就低……得正果开悟才是最高的”(《转法轮》)。

李洪志把习练者分为不同层次,使习练者为了上层次,尽力接受其邪教教义。这本身就淡化了习练者的思考能力,弱化了他们的辨别能力。

而李洪志深知其荒诞的歪理邪说很难让习练者理解,更不用说接受。因为一般习练者尤其是初学者很难理解李洪志的歪理邪说,如“业力”“法身”“圆满”等,即使修炼层次较高的习练者对李洪志玄而又玄的东西也很难理解,尤其对李洪志前后不一的言论更是无所适从。为此,李洪志又说:“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转法轮》);“人在修炼过程中,用某一层次作为衡量的标准是不对的。讲‘法无定法’,就是这个道理。法无定法,在某一层次的法只在某一层次起作用”(《法轮大法义解》)。

李洪志的“层次说”恰恰解决了习练者对“法轮功”问题的疑惑与不解,因为按李洪志的“层次说”,不同层次理解能力就不一样,所以尚未理解的问题,习练者就认为是自己层次低,而不会怀疑李洪志,这样就弱化了习练者的思维能力,在失去思维能力的前提下,就会成为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精神傀儡。

山东省沂水县刘锡英的丈夫因为相信李洪志的“消业”,有病却拒医拒药导致死亡,刘锡英不但不怀疑与埋怨李洪志,相反还用层次说去解释,说丈夫死亡是因为层次太低所致。

(三)“向内找”

“向内找”是李洪志对“法轮功”习练者提出的重要教规。按李洪志的说法,即习练者在对师父、对“法轮功”不理解的时候,找自己的原因。李洪志说:“我想我所有的弟子,你们在今后的矛盾当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当中,或者是在学法,在我们弟子中间,发生的任何矛盾,你们都应该去找自己……去找别人的缺点,你怎么能提高呢?别人都好了,你指出别人的缺点了,他修上去了,那你还是在这儿”(《新加坡法会讲法》)。

李洪志让习练者遇到问题向内找,实际上就是要求对李洪志及其“法轮功”有所怀疑的习练者,从自己身上找问题,而不能怨师父。即使李洪志所说前后矛盾、许诺不能实现等问题出现,习练者也要向内找,直到对李洪志唯命是从才罢休。据参与心理矫治中心训练的“法轮功”习练者讲,他们都有过这样的体会和经历,“学法”时都对李洪志的讲法产生过怀疑,感到矛盾百出,不知所云。如李洪志在《大圆满法》中说,各国弟子必须遵守各自国家的法纪法规,否则后果自负,但后来又说让弟子们走出来证实法,做三件事,让大家都散发“九评”、鼓动“三退”等事情,这显然又是与国家法律相对抗的;一会儿让“做好人”,一会儿又不给灾区捐款;李洪志许诺的“圆满”迟迟不能兑现……众多疑点充斥在大脑中,可是,由于要“向内找”,不再对李洪志所讲的一切有丝毫的困惑与质疑,从而弱化了正常的思维能力。(未完待续)

(节选自《“法轮功”精神控制透视》第二章“法轮功”精神控制的主要内容)


(责任编辑:徐虎)

编者注:

1.本网编译类文章和视频,仅代表作者立场观点。

2.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如需二次加工,请与网站联系。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