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邪教研究 > 正文

从“转世说”到“创世说”的险恶用心(上)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丹琳
时间:2023年11月28日 16:36

“转世说”是李洪志歪理邪说的一个重要内容,主要由三部分构成:一是编造和神化李洪志的“前世今生”;二是杜撰信徒生生世世的生命来源;三是捏造世人转生都带着生生世世积攒的“业力”,要想“消业”,必须修炼“法轮大法”。

自我虚构和肆意吹嘘的“前世今生”。

为了自我神化和建立教主崇拜的需要,李洪志通过“讲法”和“经文”,利用“转世说”来标榜自己与众不同的“高贵”和“显要”身份,目的就是树立自己不可一世的尊严和权威,以便更有力的控制。1996年《在法轮大法修炼国际交流会结束时的讲法》中,李洪志胡诌道:“很多人一直在问我说:‘老师你是谁?’讲起我的故事来呀,实在是太长了,我经过了层层宇宙不同天体的下走,层层转生,在人世中分身转生,一世中都有很多我,庞杂的无从说起。我可以非常简单地告诉大家,我看我是在一切天体宇宙之外,而众神佛与众生都在宇宙中。”这些荒唐的编造给了没有分辨能力的弟子们云里雾里的无限遐想,大大增加了弟子们对他的神秘感与崇拜感。在早期的讲法中,李洪志还信口雌黄地说自己转生过不同民族和国家的皇帝、英雄人物和历史名人,比如中国的李世民、康熙皇帝、张三丰、岳飞,以及法国的路易十四等人。

在《北美巡回讲法》中,李洪志暗示自己是从苍穹之顶来到三界,并与弟子们生生世世结缘,目的就是为了在末劫时来三界“正法”,还胡说自己为了今天的“正法”,带领弟子们创造了世世代代的文化,创造了人类的历史,就是为了今天传法所用。他胡侃道:“我过去跟你们讲过,我在历史上一直在和很多大法弟子结缘。结缘只是一个表面的目的,结缘后大法弟子一起还得承负创造人类文明与大法所需要的文化。因为在历史上,一个普普通通的常人想在为传大法而造就的人类历史中留下什么文明、遗迹、学说,那是绝对不允许的。所以历史上留下来的一切文化都是我们大法弟子干的,当然还有师父带着你们。”李洪志在这里恬不知耻地把自己吹嘘成人类历史文化的开创者,并把人类的历史文化与今天的“正法”捆绑到一起,意在大言不惭地标榜自己“开创历史”的“辉煌功绩”,从而树立自己至高无上的教主地位,并对弟子实施全方位的监控与捆绑:不仅今生是你们的“师父”和“救世主”,而生生世世你们也都在我的安排和控制之下,从历史的初始到历史的终结,到最终回归“天国”,你们都逃不出我李洪志的手心。

李洪志编造的这些天花乱坠的“转世”谎言,蒙蔽和欺骗了多少“法轮功”痴迷者,使得他们为了这个虚无缥缈的邪说,抛家舍业,妻离子散,倾家荡产,甚至命丧黄泉,成为邪教可悲的牺牲品!

编造弟子们所谓“生生世世”的“生命来源”。

李洪志不仅胡乱美化自己所谓的“转生”簿,建立教主崇拜体系,还对弟子们的“生命来源”随意编造一番。在《北美巡回讲法》中,他说道:“人类的历史就像一台戏,你们从国王到庶民,从英雄人物到强盗,从文人、名人到英雄,都是你们干的。”在李洪志的邪说中,“法轮弟子”都非普通常人,而是久远历史年代以前都是和李洪志发过誓、签过约,说好今生追随李洪志来“正法”的,也就是说,弟子们就是这条线上串起来的蚂蚱,谁都跑不了。他在《法轮佛法——欧洲法会讲法》中说道:“我告诉大家,我们在座的有许许多多的人,在历史的不同时期、不同的国度里跟我有相当大的缘分。”李洪志还说:“这些弟子在历史的不同时期分别转生过有名的僧人、道士,有的还是释迦牟尼和耶稣的首席弟子,为今天得大法还授过记呢!”

李洪志上述说法,既给了这些在人间不如意的弟子们一种自豪感和归属感,给了弟子们解释自己命运的一个说辞,又使弟子们对李洪志更加顶礼膜拜。真是一箭双雕的精神控制手法。

胡诌弟子们都是带着“业力”“转世”的。

李洪志在讲法中说:今天的人都是业滚业滚来的,“业力”都非常大,既然“业力”满身,就要“消业”,如不消去“业力”,近者遭受恶报,远者可被“淘汰”“下地狱”“销毁”,乃至“形神全灭”。

可是芸芸众生,消去“业力”谈何容易?谁有这样的能力与“神通”?有了,李洪志来了,“大法”来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们不用发愁了,只要你修炼“法轮大法”,只要和按照李洪志和“大法”的要求去做,不仅“业力”可消,还会提高层次,圆满升天!这样的好事就好像走在路上,天上突然砸下一个大馅饼一样,谁不觉得受宠若惊、欣喜万分呀?对弟子们来讲,能得到如此巨大的利益,能受到“宇宙主佛”如此的“恩宠“,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也难以抵上这“世世代代”的“隆恩”和宇宙中无可比拟的“利益”!为了得到这些人间得不到的好处,李洪志说让往东,弟子们不敢往西,唯恐错过了“万古以来只有这一次”的“珍贵机缘”!

归纳起来,李洪志编造“转世说”不外乎以下几种动因:

一是自我神化,搞教主崇拜。李洪志利用弟子们的迷信与无知,以及对未来的迷茫与恐惧心理,用“转世说”从生命的来源深处突出自己高不可及的“宇宙主佛”地位,树立高高在上的教主“威德”,将他和弟子之间编织了一张巨大的、密不透风的网络,为更好地、更严密地对弟子实施精神控制奠定基础。

二是精神控制的手段。精神控制是世界所有邪教的共同特征,而李洪志的精神控制除了诱惑、恐吓、信息封锁外,将自己与弟子们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的“转世说”也成为对弟子实施精神控制的重要手段,这是从文化深处、从历史来源的深处对弟子思想目的性更强、更恶意的捆绑,对弟子的影响与毒害更为深远与严重。在一篇所谓经文《大法修炼是严肃的》中,李洪志再次拿出“转世说”“签约说”来恐吓弟子:“还有些人说我早就不修了,以为就是局外人了,就可以说破坏大法的话与事了。在此我告诉那些人:当初你能走进来,就已经用生命签过约了……修不修都得兑现誓约。当初想成为宇宙大法正法时期的大法徒,是非常非常严肃的。这是生命重大的选择,而且是用生命签的誓约!你说修就修,你说不修就不修?岂能容人拿宇宙重大责任、拿神、拿创世主开玩笑!一旦签了约就必须兑现。”“转世说”贯穿李洪志经文的始终,其根本目的就是妄图利用弟子的迷信思想来对弟子实施自始至终的控制!现在,很多练习者已经觉醒,纷纷与李洪志决裂,为了挽救气息奄奄的“法轮功”,李洪志气急败坏地用这些邪说来试图让弟子们重入他的麾下,只能是李洪志的一厢情愿和痴心妄想罢了!

三是企图用“转世说”来否定进化论,否定科学的人类起源说。进化论一直是李洪志和“法轮功”的攻击目标。在李洪志的讲法中,多次对进化论进行诽谤、否定与攻击,如他在《法轮佛法——在欧洲讲法》中说道:“人还说,人是猴子转变的,这都是现代科学带来的东西,这不可笑吗?达尔文的进化论是漏洞百出的。你们不信拿起来再重新研究研究看看。从猿进化到人,从原始生物进化到现代生物,中间过程全部没有,人却能接受了,这才是迷信哪!而且是这一次人类最大的耻辱和丑闻。”李洪志之所以对进化论视为洪水猛兽,是因为弟子们一旦相信了进化论,李洪志“转世说”的谎言就会被戳破,其真实面目就会暴露无遗,弟子们就会离他而去,李洪志就会成为孤家寡人,在反华势力那里失去利用价值。

四是兜售其反动的历史观。马克思强调,是人民群众创造了历史。毛主席在《论联合政府》中说道:“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而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反动历史观,反其道而行之,歪曲历史,把李洪志和“大法弟子”吹嘘成历史的创造者,胡说历史是由他们开创的,而历史的发展和延续,甚至于人类的出现,都是为了李洪志今天“传大法”的需要,胡说如果不是传大法,人类就已经走向了“成、住、坏、灭”,就已经灭亡了。这样的歪理邪说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隐藏在背后的真正目的便是李洪志无限膨胀的政治野心,企图充当人类救世主的痴心妄想!(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徐虎)

编者注:

1.本网编译类文章和视频,仅代表作者立场观点。

2.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如需二次加工,请与网站联系。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