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女童、贩卖人口、要求签10亿年卖身契……媒体曝光“科学教派”内幕

形形色色的美国邪教系列之五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若文
时间:2021年10月12日 16:28
下载

“科学教派”又名“山达基教”,由美国人罗恩·哈伯德建立于1952年。

▲“科学教派”的建立者罗恩·哈伯德

“科学教派”告诉人们,人是不朽的精神个体,且个体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本质,而他们可以帮助人恢复自己的本质。

这套听上去故弄玄虚的理论,由建立者哈伯德提出,而他本人最初的职业,是一名科幻小说作家,后来甚至还写过企业管理等类型的书籍,由此可见这个“教会”本质如何了。

一直以来,国外媒体关于“科学教派”的负面报道层出不穷,一篇名为《邪教还是教会?关于“科学教派”最恐怖的事实》的文章,更是赤裸裸地揭露了“科学教派”邪恶的本质。

▲“科学教派”在洛杉矶的总部

敛财邪教

“科学教派”曾告诉那些对他们“教义”感兴趣的人,想要咨询或“寻找本质”的人是不需要花钱的,只需要免费聆听“教会”成员的“教导”就可以。然而,美国著名女演员、前“科学教派”成员莉亚·蕾米妮表示,这都是骗人的。

▲前成员莉亚·蕾米妮 来源:《太阳报》

一旦你正式加入了“科学教派”,就会有无穷无尽的收费项目等着你,比如个人成长训练课程、聆听培训等等。根据《时代杂志》报道,“科学教派”后期个人提升课程费用极其高昂,而且“教会”禁止成员向外界透露具体数字。莉亚·蕾米妮退出后曾向媒体透露,她一共花费了超过30万美金(约合人民币200万元)。这个价格对于好莱坞女演员来说也许可以承受,但是对于一个普通的“科学教派”成员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许多人不得不抵押房产,才能负得起高额的学习费用。

除了“教会”说的

其他的都是谎言

“科学教派”告诉信徒们,如果不是由“科学教派”自己发布、撰写及制作的信息,那都是假的,是不能相信的。

那么,他们让信徒们相信什么呢?

首先是所谓的兹努神话。根据“科学教派”高阶资料显示,在七千五百万年前,兹努是银河联盟的首领,为了解决人口过剩问题,兹努将10亿外星人送往地球,接着兹努引爆核弹,将外星人杀死。他们残留下来的精神体,正是对人类造成精神伤害的原因。

▲“科学教派”在佛罗里达的大楼 来源:美联社

这也许也解释了,为什么“科学教派”强烈反对精神病学和心理学。创建者哈伯德曾批评精神病学是“野蛮和腐败的职业”。他们认为无论是止痛药、镇静剂还是抗抑郁药都与非法药物一样具有灾难性,而精神上的病痛则是由外星人遗留下来的。

如果有了心理问题该如何解决呢?“科学教派”有一种活动,名为“听析”。

▲“科学教派”在街头为路人进行“听析”。来源:Flickr

根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听析”是“科学教派”自己发明的一种活动,据称它可以帮助信徒们解决灵魂上的伤痛,提高觉察能力。并且“听析”有一种辅助仪器,叫做心灵电仪表,“科学教派”称,仪器可以通过微量的电流,测试一个人心灵的状态,帮助你发挥心灵的潜能。

▲心灵电仪表 来源:YouTube

多年来,“科学教派”生产了几代心灵电子仪,每一代售价都高达数千美金,并且以知识产权为由,禁止信徒们二手买卖。然而,当有记者为了搞清楚“听析”的原理,真的拆开一部仪器后发现,里面是杂乱的电线和电路板,并没有任何科技含量,造价可能“不值两百美金”。

▲心灵电仪表内部结构 来源:YouTube

并不科学的医疗手段

虽然名为“科学教派”,但他们的所作所为却一点都不科学。

1995年,一名名叫丽莎·麦克弗森的美国“科学教派”信徒经历了一场轻微车祸,“科学教派”把她带回了基地进行“休息和放松”。但事实是,“教会”把丽莎放在一个小房间里,保持24小时监控。17天后,她死了。

▲年轻的丽莎·麦克弗森

护理记录里记载了她最后17天的生活:她语无伦次,为了避免她抓伤自己和医护人员,她的指甲被切去;她拼命地在墙上撞头,拒绝进食,工作人员试图强迫她吃东西,但毫无用处。“科学教派”里没有谁敢对处理丽莎的方法提出质疑,教内医生没有检查丽莎的身体状况就开出了两副处方药。直到丽莎已经奄奄一息,“科学教派”人员才开车把她送去有“科学教派”信徒所在的医院,车程长达45分钟,路上经过了4家医院都没有停车,到达目的地时,丽莎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

2010年,英国《卫报》报道,“科学教派”向澳大利亚酗酒的原住民提供“药物弹疗法”,声称服用他们提供的药品可以缓解对酒精的依赖。然而实际上他们提供的药品是一种致幻剂毒品,澳大利亚卫生部警告说,这种药物除了会导致胃溃疡以外,还会导致本就患有肾脏疾病者死亡。卫生部长表示:“所有拥有‘科学教派’宣传册的人都需要被告知,未经医疗批准,他们不可以使用这种药物,‘科学教派’的宣传是完全不负责任的。”

除此之外,“科学教派”还大肆宣传服用的药物将会永远留在人体内,只有使用他们的治疗方案,才能对人体毫无伤害。

▲支持使用“药物弹疗法”的“科学教派”信徒来源:Tonyortega

贩卖人口以及虐待儿童

2019年以来,许多女性控诉“科学教派”贩卖人口、强迫劳动以及虐待儿童。

2019年9月,一位名叫道恩的女性将“科学教派”告上法庭,并向《坦帕湾时报》详细介绍了她童年时受到的性虐待以及被强迫劳动的经历。

▲指控“科学教派”的道恩

道恩说,她在“科学教派”名下的幼儿园长大,一名“科学教派”成员强迫她和另外一个女孩发生性行为,她们当时并不知道那代表着什么,只能照做。

在她11岁那年,“科学教派”将她运到了委内瑞拉。在那里,“科学教派”成员继续对她进行性侵,当她忍无可忍向“教会”进行举报后,却被判处数月的辛苦劳动。

长大后的道恩终于有能力逃脱“科学教派”的掌控,然而这一切并没有结束。“科学教派”不断地对她进行骚扰:切断她的汽车刹车线、破坏她的房屋、一天数百个骚扰电话……

与道恩有相同经历的是另一名叫简的女士。她在15岁时被任命为“科学教派”地区领导者的私人贴身管家,长达12年。她被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实际上就是“科学教派”的监狱,在那里她遭受了可怕的虐待与性侵。

直到2016年,她躲在一个成员的汽车后备厢中,才逃离了那个监狱。

▲为了防止人逃跑,“科学教派”在基地门口建造的倒刺墙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然而,面对受害者的控诉和各种证据,“科学教派”却表示,这些都是“荒唐可笑的”。

除了这些恶行之外,“科学教派”还有更多可怕的行径。例如他们组织了一个所谓的“海洋机构”,在60年代,这个机构由几艘小型邮轮构成,营造出一种星际舰队的氛围,他们在海上隔离,达成与世隔绝“传教”的目的。

▲早期“海洋机构”的成员们

目前这个机构已经整体转移到了陆地,在底层成员看来,能加入这个机构,似乎是一种无上荣耀,然而这个机构里大部分的成员工作都十分辛苦,每天干着打扫卫生、建筑维护等工作,并且每个成员都要签一份10亿年的合同,发誓生生世世效忠“科学教派”。

尽管这份合约没有法律效力,但只要加入了几乎就不可能脱离。因为“海洋机构”戒备森严,与家人见面、网上通讯等等,都要经过“科学教派”的审查。

▲2004年“海洋机构”的成员 来源:《纽约时报》

对于那些批评和曝光“科学教派”的人,“教会”则会派出多人对其进行骚扰及跟踪,以封杀这些声音,掌握舆论主动权。2007年,英国广播公司的记者就因为报道过“科学教派”涉嫌精神控制和敛财,遭到了“科学教派”的报复。

2009年,4位“科学教派”高层脱离“教会”后,开始曝光“科学教派”内幕,“科学教”马上公开这4个人的“道德档案”——这是他们在“教会”时忏悔的保密记录,涉及很多隐私。“科学教派”企图让这四个人闭嘴,否则就会再公开更多他们的隐私。

▲曝光“科学教派”的记者约翰·斯威尼来源:英国广播公司

“科学教派”是历史上面对诉讼最多的教团,德国将它归类为“反宪法宗教”;在法国,它被称为“危险团体”;在英国,它也不是合法宗教,甚至1968年时就禁止外籍“科学教派”信徒入境……还有不少国家和地区直接将“科学教派”定性为邪教。

这样一个“教会”,正如同《邪教还是教会?关于“科学教派”最恐怖的事实》这篇文章中说的那样——“压抑人性、反社会,‘科学教派’究竟是什么,答案显而易见。”

(责任编辑:力枫)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