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邪教组织及其“器官活摘”谣言概述(三)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坎贝尔·弗雷泽 王亦烊(编译)
时间:2022年05月16日 15:21

【中国反邪教网2022年5月16日消息,通讯员:王亦烊】2017年4月15日,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知名器官移植问题专家坎贝尔·弗雷泽(Campbell Fraser)发表题为《“法轮功”邪教组织及其“器官活摘”谣言概述》(An Overview of the Falun Gong Organisation and its Claims of “Organ Harvesting”)的演讲,探讨了三个方面内容:一是以“法轮功”国内外活动情况为基础的历史背景研究;二是探讨“法轮功”本质和信条;三是阐述该组织如何利用其教义来推进自己的全球化政治进程。中国反邪教网全文翻译,此为第三部分。

  

本文作者坎贝尔·弗雷泽

“法轮功”邪教组织及其“器官活摘”谣言概述(一)

“法轮功”邪教组织及其“器官活摘”谣言概述(二)

我们可以更深入探讨一下“执著”与“情”之间的关系,简单说就是爱情、亲情以及人际关系。在“法轮功”教义中,成功的“法轮功”修炼者需要“去情”。这与中国的传统价值观、伦理观形成了鲜明对立——在中国,家庭是生活的核心。因此,这种“放下执著”“放下情感”尤其让修炼者家人难以理解、接受。

2016年6月,纽约的一个“法轮功”支援团体代表联系了我——该团体为“法轮功”受害者的家人提供帮助。该团体宣称,与家庭脱离关系不一定是突发的,与其他邪教不同,“法轮功”不会公开谴责家庭生活。但这些受害者的家人却说,他们失联的家人对家庭冷漠缺乏关爱,就这样慢慢退出了家庭生活。奇怪的是,似乎也没有人尝试将家庭成员纳入“法轮功”修炼中。这或许是因为家庭成员被视为执著和拖累。因此,与仅仅拉拢家庭成员相比,“放下执著”在修炼提升方面更有成效。

需要指出的是,这些家人是指二级修炼者的家庭成员,二级修炼者是一门心思投入到“法轮功”修炼及其政治目标中的人。而一级学员只是漫不经心地参与锻炼,并未从身心上全面投入“放下执著”。那些修炼者家人也报告说,他们所爱的人似乎失去了人类最基本的情感——欲望。通过精神控制来抑制习练者的欲望,表明“法轮功”确实是个邪教。

随着习练时间的推移,修炼者开始丧失幽默感、欲望和食欲。更严重的,如前所述,身为修炼者的父母不再对孩子流露感情。问题是,爱家人本是人之常情,但在“法轮功”教义中,爱家人是有问题的。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法轮功”要求戒酒与禁欲无关,仅仅是因为它认为喝酒会将修行能量从体内排出。

欲望在前述“法轮功”修炼者的“殉道”行为中起着重要作用。人类最基础的本能是为了自己和亲人活下去,但这项本能却被李洪志扭曲为“最后的执著”。不愿死亡想要活着,被“法轮功”认定为“不必要的执著”;相反,修炼者应该为“法轮功”的更大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法轮功”成员表现出的“殉道”行为正是这条教义的体现。为了不损害“法轮功”道貌岸然的形象,李洪志极力在教义中植入“牺牲”这一概念,避免直接提出殉教要求。值得玩味的是,要求修炼者摒弃求生欲望,这正好呼应了“法轮功”对需要器官移植的濒死患者表现出的冷漠心理。

进一步纵观“法轮功”的历史嬗变:1999年,许多习练者离开该组织转而加入其他气功组织。占“法轮功”绝大多数的一级学员们对任何政治活动都毫无兴趣,这些人最初加入“法轮功”,是因为想要让生活有趣、让身体更健康、与人社交,一旦发现“法轮功”并无上述功能,他们就离开了。二级修炼者作为中坚力量留在“法轮功”,随着“法轮功”逐步发展成为一个政治组织,其成员规模大幅缩减。因此,2016年“法轮功”的成员构成与1999年之前截然不同。除“法轮功”这一名称和几条教义之外,最初的东西所剩无几,并且这些教义现在已经被操纵,赋予这个新的政治组织截然不同的意义。正统宗教的经文典籍亘古不变,但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法轮功”的教义几经巨变。

李洪志死后,“法轮功”将会何去何从?这个棘手的问题如今已是迫在眉睫。他现在60多岁了(译注:李洪志生于1951年),所以可以合理假设他还能活一段时间。然而,其随后的继任计划,以及一个合理的故事来证明继任计划的合理性,还没有编造出来。实际上,现在的“法轮功”组织由一个核心三级领导层把控,这个政治组织的战略方向不断演变,与李洪志个人关系不大。

那些二级修炼者出于对“法轮功”的盲目忠诚和痴心奉献参与政治活动,并相信参与政治活动有利于提升自己的修炼。然而,此时三级领导层却迅速逃离了中国,在美国重新定居。到了美国,再招募新的三级领导层来引导战略转型,成为一个政治活跃组织。最令人头疼的是,“法轮功”的三级领导层不必涉险,却可以通过编造其成员受到迫害的谣言,在国际上享尽政治优待。所以,那些鼓动二级修炼者在中国实施犯罪行为的三级领导层,必须对此负直接责任。

如前所述,为了能够向国际社会持续输出“器官活摘”谣言,“法轮功”三级领导层处心积虑在中国维持一个活跃的修炼者群体。这点我们已经探讨过,即为了保持“精进的动力”,这些修炼者永远不会得知自己离“圆满”究竟还有多远。

在现实中,“圆满”似乎是一种理想,一种抽象的存在,它成功驱使修炼者始终遵循“法轮功”教义。而根据教义,无论是个别修炼者的“圆满”日期,还是所有人的“圆满日”,实现时间均有所不同。甚至有成员建议,那些未能达到“圆满”的修炼者仍然可以在低一层天堂中找到自己的位置,避免回到这个常人的“肮脏地球垃圾场”。无论如何,“法轮功”显然是一个高度奉行个人主义的邪教,终极目标是作为“法轮功”天堂中的“神”来实现个人救赎。

相比于遵循李洪志的教义,三级领导层做得更多的是为“法轮功”提供政治、宣传和教义方面的咨询。同时,这些领导层被惹人厌恶的《大纪元时报》大晒特晒,成为“法轮功”修炼者眼中的“半神”。尽管“法轮功”矢口否认,但领导层事实上代表了该组织的高级战略管理层,为“法轮功”提供规划和指导,李洪志仍然是名义上的傀儡领导人。

对“法轮功”三级领导层的深入分析揭示了该组织的独特性,正是这点使其能够以经济高效的方式,集教派团体和政治组织为一体运作。这些从政治、法律和学术界招募而来的领导层,虽然他们本身不一定有酬劳,但他们将“法轮功”修炼者变成自己的忠实粉丝,以此可以提高自己的国际形象,在社交媒体上积累大量人气。随后,乘着这股大受欢迎的东风,再参加全球范围内的有偿演讲活动——这份潜在回报相当可观。

我们很难将领导层获得的荣誉、个人崇拜和权力用实际货币等值换算。总的来说,领导层本身选择的职业就相对安全稳定,同时还能从他们自己的机构获得固定而可观的收入。因此,我们可以合理地假设,对“法轮功”领导层来说,声誉比简单的财务收益价值更高。毕竟,金钱买不到名望。(未完待续)

关于作者:

坎贝尔·弗雷泽博士

坎贝尔·弗雷泽是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 University)商业战略与创新系的高级讲师,也是人体器官贩运方面的国际权威人士。他是器官采购组织和肾脏疾病倡导组织的顾问委员会成员,也是国际移植学会和器官捐赠与采购学会的活跃成员。他制定了主动打击人体器官贩运的协议,并实施了调查和报告机制,以核实此类活动的指控。他特别关注人体器官贩卖与恐怖分子之间的资金往来,以及特殊政治利益集团编造所谓强迫“器官活摘”故事的新问题。他的作品经常以多种语言出现在多个国家的电视、广播、报纸和网络媒体上。  

(责任编辑:陆华浓)

编者注:

1.本网编译类文章和视频,仅代表作者立场观点。

2.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如需二次加工,请与网站联系。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