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域外之声 > 正文

揭秘“统一教”:一个“第二代”的死亡募捐之旅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Yoonji Han苏姗 王强(编译)
时间:2022年08月11日 15:19

【中国反邪教网2022年8月11日消息,通讯员:王强】7月8日,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参加助选活动时遭到枪杀后,事件背后的韩国邪教“统一教”引发世界各地媒体聚焦。美国“知情人”网站(Insider.com)自7月29日起连续发表韩裔记者韩延吉(Yoonji Han)撰写的揭秘“统一教”信徒生活内幕文章,其中本文讲述的是替“统一教”募捐的“第二代”青少年生活现状。报道指出,正是这些青少年付出了包括生命在内的巨大代价,替“统一教”及文鲜明家族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

文鲜明张开双臂布道。他于1954年创立了“统一教”,宣扬其使命是净化世界。原文配图

“我为‘上帝’而战!我会战斗至死!”

苏金(Sujin,化名)沉浸在这段吟唱中。那是2012年的夏天,她和其他四个青少年进行了为期三个月的美国公路旅行——从得克萨斯州开车到亚利桑那州,然后到新墨西哥州、加利福尼亚州和华盛顿州,一路为他们所在的教派募捐。苏金和她的这些同龄人都是“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即“统一教”)的成员。他们售卖小饰品所募得的钱,只不过是“统一教”收入的零头。

“统一教”由文鲜明于1954年在韩国创立,虔诚的教徒们深信文鲜明通过和平与信仰能统一世界。在他们的努力下,该教在韩国内外迅速获得关注。这个新兴教派运动20世纪70年代在美国达到顶峰,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国的追随者,并因其举办的“圣婚祝福”(集体包办婚姻仪式)而恶名在外。据“统一教”发言人称,“统一教”目前在全球拥有1000万名信徒,在美国有1万至2.5万名,但专家学者认为实际人数要比这个数字低得多。

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7月8日在助选活动中被暗杀后,该教重新进入公众视野。日本警方和媒体表示,枪手山上彻也的母亲是“统一教”信徒,母亲长年大量捐款使得他们的家庭负债累累,山上由此对支持“统一教”的安倍感到愤恨。

安倍晋三的外祖父岸信介(左三)与文鲜明及其妻子韩鹤子。久保木修已(Osami Kuboki,右一)多年来一直担任“统一教”日本分会会长。原文配图

“统一教”长期与一些国家的领导人保持联系,其中包括美国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罗纳德·里根、乔治·W·布什和唐纳德·特朗普,他们称赞“统一教”“激励着整个地球”。“统一教”现任日本分会会长田中富广(Tomohiro Tanaka)曾表示,尽管安倍本人不是该教成员,但他一直支持该教的所谓和平运动。2021年,安倍曾为“统一教”所属组织发表过视频讲话。

文鲜明的广泛影响力以及随之而来的财富受到密切关注,最终导致2002年美国联邦调查局对其展开调查。美国联邦调查局发布了500多页档案文件,披露文鲜明及其“统一教”贿赂、强制信徒劳动,特别是通过出售小饰品聚敛钱财和其他捐赠等情况,不过并没有对他提出任何指控。

作为“无罪之子”抚养

世代和平学院(The Generation Peace Academy)是个为期一年的项目,大多数出生在“统一教”的孩子,或者他们自称的“第二代”,在上大学之前就加入了这个项目。这是“统一教”的一种成年仪式,考验年轻信徒对文鲜明的信仰程度。苏金参加了该教规定的培训,并花了三个月时间在纽约布莱恩特公园传教。这些培训向“第二代”灌输了“洁净”的重要性以及对他们“真父”文鲜明的坚定信念。

苏金说,“文牧师经常向父母施压,要求他们正确抚养孩子,因为‘神佑之子’(‘第二代’的另一称呼)注定是无罪的。人们期望通过洁净的家庭组建一个新世界。”这意味着他们被禁止饮酒吸烟,当然婚前也不能发生性行为。

“第二代”现在正处于该计划的最后阶段:募捐,即主要做小饰品销售。他们一天的生活是从早上7点开始的:在城里四处募捐,用短暂的休息时间喝水吃饭。女孩们有时会在晚上去“酒吧扫街”,结队到当地各家酒吧兜售小饰品。2002年,在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参与募捐活动中,18岁的“第二代”金珠·伯恩(Jin Joo Byrne)被人勒死后,“统一教”建立了这种结队工作的制度。苏金记得听其他成员说,“统一教”头目告诉他们,金珠死在被奸之前是件好事,死总比被玷污好。

2002年8月,年仅18岁的金珠·伯恩(左二)在一座公寓大楼里销售服饰品替“统一教”募捐,被一名21岁的男子绑架、抢劫并勒死。(互联网图)

这些青少年兜售的防晒霜,是从菲律宾一家供应商那里以每件不到1美元的价格批发来的,被命令高价出售:小瓶标价15美元,瓶身上有一只粉红色的火烈鸟,用绿色的草叶镶边。更贵的则标价35美元,上面有蓝蝴蝶和棕翅蝴蝶之类的设计。运气好的时候,苏金一天可以赚到400美元。

“我们特能赚钱,”苏金说,“他们鼓动我们对金钱来者不拒。”

苏金(右二站立者)和其他五位“第二代”正在为“统一教”的世代和平学院募捐,为保护隐私人物面部做模糊处理。原文配图

每天任务结束时,他们把募得的现金聚拢起来作为对“上帝”的“献祭”上缴,其中一小部分用于购买团队所需要的食物和汽油,其余部分“统一教”则宣称用于“第二代”的海外旅行。三个月以来,全美各地有大约120个募捐者组成不同团队,幸运的话每人每天能赚大约400美元。苏金推测“统一教”据此能有大量进账。

众所周知,“统一教”在纽约州北部拥有数百英亩土地,其中至少有四个类似名为Gracemere和Belvedere的庞大庄园。据报道,“统一教”还花费1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系信徒自掏腰包或通过募捐活动所得——在韩国建造了清平宫(Cheongpyeong Palace),该宫成为“统一教”的圣地。

不过,在公路旅行中,苏金时刻提醒自己不忘“核心使命”。“这与金钱无关,”文鲜明称,“募捐之旅旨在专注你的内在目标,这能让你更加接近‘上帝’。”苏金心里不断默念:献上“上帝”之爱,务必到达(募捐)现场,从别人身上发现“上帝”。

献给上帝的捐款

在一次募捐活动中,苏金看到一位瘦高男士提着购物袋走过停车场。

苏金猜测这名男士应该有四十来岁了,人看起来相当不错,还问她信仰什么。当她提到《圣经》时,他变得话多了起来,并背诵起经文。

苏金很是吃惊,因为她自己无法引用《原理讲论》(Divine Principle)里的任何只言片语。《原理讲论》是“统一教”信徒所尊称“真父”的文鲜明的“核心神学观”和书面教义。她想,“他的信仰比我强得太多。”

这位男子问能否为她祷告,接着他就闭着眼睛低着头,祈求“上帝”帮助这位年轻女子接受耶稣进入她的生命并获得救赎。

苏金首次被一个想法震动了,“这些人对别的宗教也如此虔诚,怎么会下地狱?”她问自己,“难道只有我所信奉的那个才是真正的宗教?”这个想法让她为之恐惧,类似的想法纷至沓来,最终引导她脱离了“统一教”。

从教派到全球商业帝国

据“统一教”的《原理讲论》称,文鲜明于1920年1月6日出生于现位于朝鲜的一个村庄。他在一个基督教家庭长大,某个复活节的早晨他正在山顶上祈祷,突然看到了一个幻象:耶稣出现在他面前,要求他完成自己被钉在十字架之前未竟之事,通过生育“无罪之子”来净化地球。16岁的文鲜明接受了这一使命,披上了弥赛亚(“救世主”)的圣袍。

1947年,文鲜明因异端邪说被韩国长老会开除,七年后他正式创办“统一教”。1953年,他与第一任妻子崔元吉(Sun Gil Choi)离婚,理由是她无法接受他的教义。离婚七年后,他迎娶了他认为的“完美女人”韩鹤子(Hak Ja Han),两人被信徒们奉为洁净人世的“真父母”,他们的亲生孩子则被称为“真子”。

1984年时的文鲜明和韩鹤子。原文配图

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统一教”从一个教派团体发展成为一个横跨北美大陆的商业帝国,包括学校、医院、滑雪胜地、舞蹈学院和足球队等。“统一教”所拥有的《华盛顿时报》,是一份位于华盛顿特区的保守派报纸,据称美国前总统里根生前每天早上都会阅读该报。它所拥有的曼哈顿中心,是一处位于纽约市第34街的大型活动场所。紧挨曼哈顿中心的纽约客酒店,是“统一教”在曼哈顿的主要办公楼。

“统一教”称它的多项业务每年可赚取数千万美元,而有时候文鲜明和他的家人会住在该教拥有的某处豪宅中,例如占地18英亩的东花园(East Garden)庄园,就配有一个舞厅、两个餐厅和一个保龄球馆。

“统一教”大部分财富是普通的“第二代”享受不到的,是留给文鲜明家族和他的核心圈所有。信徒们加入“统一教”,吸引他们的不是财富,而是“统一教”的社群意识和救赎承诺。

匹配婚姻

苏金的父母出于不同原因加入了“统一教”。她的父亲身体强壮,在巴西圣保罗附近一个农场长大,有11个兄弟姐妹。他之所以加入“统一教”,是因为他父亲是“统一教”的狂热信徒。苏金的母亲是在菲律宾上大学时加入“统一教”的,她被该教提倡的社群意识所吸引。

结婚前几天,他们才在韩国一个拥挤的礼堂里见面。当时男人站在一边,女人站在另一边,只需让文鲜明指着一个男人,然后指着一个女人,就可以匹配成婚。

这对新婚夫妇通过苏金的叔叔进行了他们第一次生硬交谈,一人说英语另一人葡萄牙语,苏金的叔叔充当了二人的翻译。1989年1月12日,两人在韩国接受文鲜明的“圣婚祝福”,是当时在大型集体婚礼上由文鲜明配婚的数百对夫妇之一。

混血婚礼或“圣婚祝福”是“统一教”的常态,他们宣称,旨在团结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

“婚姻创造了两个家庭之间的关系,带来了宗族和国家之间的和解。”文鲜明在其自传中写道,“韩国人和日本人结婚,有助于两国的和解;白人和黑人结婚,有助于两个种族的和解。”

一个“超越种族”的新开端

1982年7月1日,在纽约麦迪逊广场花园举办的大型集体婚礼上,另外两个“第二代”尤里(Yuri,化名)和哈娜(Hana,化名)的父母也得到了配婚和祝福。尤里的父亲是美国人,母亲是日本人,而哈娜的父母亲则正好相反。

“我认为我们的父母即很多‘第一代’们都是为了这种社群意识而加入的。”哈娜说。

1982 年7月1日,文鲜明和他妻子韩鹤子在纽约市麦迪逊广场花园举办“统一教”集体婚礼祝福仪式。原文配图

像苏金一样,尤里和哈娜也是“神佑之子”——他们是神圣结合者们的后代,因此生来洁净,身上没有亚当和夏娃因受性诱惑而犯下的原罪。

“这种婚姻养育出来的孩子,代表的是和谐,因为他们继承了两个种族的血统,他们代表了人类超越种族的新开端。”文鲜明写道。

虽然他们的父母自己选择成为“统一教”信徒,但“第二代”没有选择,他们只是生在其中。

每逢星期天,哈娜的父母经常在凌晨4点叫醒他们,全家开车前往文鲜明家族拥有的纽约塔里敦占地35英亩的豪宅。礼拜仪式通常至少持续三四个小时,哈娜和她的姐姐难免会打瞌睡。

尤里在新泽西州纳特利一个“统一教”大型社区长大,当时这里还是一个以白人为主的意大利裔社区。他目睹四个哥哥姐姐在学校遭受来自其他孩子的殴打和排斥,他们被讥笑是“文派亚裔孩子”。

尤里看着哥哥姐姐最终在他们自己的“圣婚祝福”婚姻中得到匹配。但是,“统一教”的教义和对洁净的严格期望,与一些“第二代”在“外部”世界的亲身经历相冲突。这导致许多青春期“神佑之子”们开始对伴随他们成长的“统一教”教义产生怀疑。

“他们说我们这些‘第二代’很特别,要求我们完美无瑕。”苏金说。随着苏金越来越意识到自己复杂的性偏好——以及“统一教”的虚伪——她很快就对伴她长大的该教充满质疑。

苏金、尤里和哈娜最终都做出脱离“统一教”的艰难决定,这也意味着他们需要重新审视自己与家人和“上帝”的关系,以及他们自己的身份。

(责任编辑:力枫)

编者注:

1.本网编译类文章和视频,仅代表作者立场观点。

2.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如需二次加工,请与网站联系。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