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域外之声 > 正文

“上帝之子”受害人出书痛斥邪教危害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Bexy Cameron 艾琳(编译)
时间:2022年08月15日 16:13

【中国反邪教网2022年8月15日消息,通讯员:艾琳】据英国媒体“爱新闻网”(Inews.co.uk)2022年8月3日报道,邪教“上帝之子”受害人贝西·卡梅隆(Bexy Cameron)在所著新书《邪教追随者》中,回忆了自己惨痛经历,指出邪教后遗症影响深远。她希望通过自己的经历能让人们明白,任何人都不能以宗教信仰自由为借口侵害儿童权利。中国反邪教网编译如下。

 

贝西·卡梅隆童年时期

这是一年中最热的日子,我坐在工作室里,小狗趴在脚下,读着《英国虐待性邪教偷偷蔓延》(Hidden Epidemic of Abusive Cults Operating In the UK)一文。我全身心投入这份研究报告中,仔细研读惨遭现代奴役、性虐和人口贩卖的邪教受害者有关内容。每个数据都能勾起我的回忆——我在邪教的童年,我离开邪教后的那些年,我为恢复正常生活所做的努力,以及长大成人后,我作为纪录片制作人,为了能更好地了解邪教,卧底10余个邪教组织。

当你身处邪教,邪教的规范就成为了你的日常,你不会去反思或辨析这些规范或模式。现在回过头来看,我特别感谢“家庭幸存者基金会”(Family Survival Trust),他们发表的研究成果破解了这个难解之谜——邪教的规范就是一个套路,一个心理摧毁系统,基本建立在胁迫的基础上。

我出生在“上帝之子”邪教。父母坚信自己受到了启迪,正在改变世界,他们的生活有着无与伦比的意义。他们发誓“放弃一切跟随上帝”,并将此作为荣誉勋章。但我们这些孩子,却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我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放弃了受教育的机会,放弃了我们的身心健康,被剥夺了纯真。

“家庭幸存者基金会”的研究报告清晰易懂。但当这些数据勾起痛苦回忆时,思绪开始变得混乱起来。根据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理论,被虐待会带来心理抑郁和暴力行为。我们很难界定这几者之间到底谁是因谁是果。数据显示,参与研究的105名邪教前教徒中,37%的人经历过非自愿的性接触,17%的人在教派中遭遇强奸;被研究者中一半出生或成长在“高控制性”组织中,其他人则是成年之后进入教派。我出生长大的地方是一个性邪教组织,性虐待如同家常便饭,教派高层甚至出了一本如何性虐儿童的手册。

这个后遗症一直持续到今天。当我写下上述文字时,回忆如潮水般涌来。我那时刚过完16岁生日,坐在伦敦一个狭小的出租屋里,呼吸着化学品调配的劣质香水味,看着比我早几个月逃离邪教的朋友莉亚,她画着棕色的唇线,涂着厚厚的粉底,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止17岁。她选了一件银色的亮片外套,那天晚上,她打扮成性工作者来招揽顾客。我以前亲眼在教派里看到她被虐待,而现在我看着她去做不得不做的事情——赚房租钱。她离开教派的时候,没有文凭,没有选择,有的只是被灌输的“我们就是一个玩物”的想法。虐待会引发新的虐待。即使离开,虐待也不一定会终止。

邪教后遗症影响深远。外在形式表现为邪教会跟踪和骚扰前教徒(占比38%),威胁他们(占比25%)。其中,82%的前教徒存在心理问题,包括创伤后应激障碍和心理抑郁,60%的人有过自杀的想法。自杀成了一个普遍的现象,毁了“上帝之子”的年轻一代。

我把这本书献给那些和我一起长大的孩子们,那些挺过来的人们,那些认为那种生活、那种疼痛不再属于他们的人们。

 

贝西·卡梅隆新书《邪教追随者》(Cult Following: My escape and return to the Children of God)献给邪教的受害者们

这种创伤是黑暗的,普遍存在的。推特上有个专门的反邪教账号警告我们“消失在天空的星星”,它频繁发出信号。最引人注目和令人心碎的自杀案例之一就是瑞奇·罗德里格斯(Rick Rodriques),他是“上帝之子”头目的养子。瑞奇的画像曾被印刷在教派自制并传播的手册上。离开邪教后,瑞奇与孩时的监管人(同时也是施虐人)见面,并将她捅死。我记得看过他公布的那段视频,视频中他平静地解释了自己的行为。接着,他关掉了摄像头,开枪自杀。看后,我泪流满面,非常理解他的怒火从何而来。

作为在被监视下长大的一代,让我感到沮丧的是邪教为何仍像上世纪90年代一样难以捉摸。我花了很长时间想搞清楚父母为什么要让我们成长在这么危险的邪教中。当我看到这样的一份研究之后,我想问政府在哪里?社会服务机构在哪里?谁来保护这些无法得到父母有效监护的无辜孩子们,难道是那些作恶者们?

我的朋友莉亚现在有了学位,也有了自己的家。我现在生活幸福,过得很充实。我意识到自己有多幸运。我的兄弟姐妹们都离开了邪教。但我进入邪教世界的旅程和这项研究表明这场战斗尚未结束,我15岁时逃离的世界依然存在。我现在能谈论和书写我的童年,是因为我已经自由了。但如果我袖手旁观,让另外一个孩子经历这一切,我将会受到诅咒。尽管我能坐视不理,但当不公平降临到脆弱的年轻人身上时,我无法视而不见,宽恕或者是忘记。相反,我们这些曾经的孩子,必须阻止这种事情再次发生。任何父母都无法利用宗教信仰自由作为侵害儿童的借口,我们必须确保这一点。

(责任编辑:陆华浓)

编者注:

1.本网编译类文章和视频,仅代表作者立场观点。

2.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如需二次加工,请与网站联系。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