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域外之声 > 正文

澳洲末日邪教幸存者讲述痛苦经历 提醒民众警惕邪教拉拢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肖林(编译)
时间:2024年06月19日 16:39

【中国反邪教网2024年6月19日消息,通讯员:肖林】新西兰国家广播电台网站(Rnz.co.nz)5月31日披露了澳洲一名末日邪教幸存者身陷邪教时的痛苦经历,提醒人们警惕邪教的拉拢。

卡丽·麦坎琦。原文配图

卡丽·麦坎琦(Carli McConkey)是一名末日邪教幸存者,她向民众敲响了警惕邪教的警钟。她21岁时,在悉尼错过最初的危险信号预警,最终落入邪教陷阱。

卡丽加入的澳大利亚末日派邪教名叫“全知教”(Universal Knowledge),她为该邪教无偿劳动长达13年,甚至经历了绝育手术的折磨。

身陷邪教:“新时代”思想诱惑

卡丽现在积极致力于反邪教活动。她告诉杰西·穆里根(Jesse Mulligan),她最初是因对“新时代”(New Age)思想产生兴趣而陷入邪教。“我那时刚大学毕业,参加了悉尼的一个‘心身灵修节’。上世纪90年代中期,‘新时代’一词非常流行。”

她称当时一个通灵师帮她施行读心术,而后此人被证明是邪教徒。

“通灵师告诉我这个课程叫‘新进化阶梯’(Next Evolutionary Step)。这是一个周末课堂,通过课程你可以获得能提升潜能、缓解压力、促进良好关系和保持身体健康的所有方法。”

卡丽说,该课程在悉尼的一家宾馆开设,表面上看较为正常。

“教主就在前排,侃侃而谈。”她回忆道,参加了第一堂课后,慢慢沦陷了。

“我们被告知还有其他17门课程,需要继续保持进化提升,通过课程他们逐渐掌控我们的情绪。课程的基础是净化此生、前世以及祖先的细胞记忆,这就是他们所说的能帮助我们进化提升的方法。”

她告诉杰西·穆里根,彼时的她毫无防备,没有丝毫警觉。

“不同邪教有着不同的吸引力和基本教义。但在课程结束时,我们都因为情绪负担过重而不得不靠大喊大叫来发泄情绪。我想,课程结束时,你正处于情绪崩溃的阶段,然后他们趁虚而入,告诉你要继续提升、要参加更多课程。”

卡丽介绍,这种情况可能发生在每个人头上。“我那时21岁。但陷入邪教的很多是成年人,甚至是医生、律师这类社会精英。这种情况可能会发生在每个人头上,不幸的是,你只能束手就擒。”

“最后一关”课程加剧思想控制

她回忆,当自己参加了一个包含虐待内容的课程时,事态进一步恶化。

“这个课程名叫‘最后一关’(The Final Step)。我们在昆士兰大学集合,上课时间大约5小时。当时我们的身份证、手表、铅笔都被收走,期间被人痛骂,未经同意还不允许我们上厕所。5小时后,我们坐上了一辆不知名的大巴车,被带去一个与世隔绝的房子里,完全不知身处何处,在那里被关了8天7夜。

“我们被剥夺了睡眠,每晚上大概只能睡两小时左右。”

卡丽说,集体思维和思想控制是让邪教徒束手就擒的有效手段。

“一切的目的都是让你时时刻刻被恐惧笼罩。实际上,更准确地说,这是一种会利用一切心理操控技巧来完全控制你的课程。”

深陷邪教沦为奴隶

她称,当自己成为邪教主的私人助理时,更加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我是她的核心圈成员,我作为私人助理和她一起共事、居住,帮着管理家务。她在新南威尔士的拜伦湾北部有一栋面积100英亩的房产。”

该邪教主成为了她的债主。

“这也出现了奴隶制罪恶。我每周要给她500美元,一共欠她7万美元债务。我受控于她,不得不一直为她做事、成天和她待在一起。当然,所有邪教都会让当事人感觉到有好处,否则你也不会待在那里。但不幸的是,大部分时候是不好的。”

逃离邪教现身说法

她最终带着3个孩子逃离了该邪教。她说,亲友们要给予类似处境的受害者充裕时间来疗伤。

“他们经历的事情你们可能永远无法理解。他们中大部分人都有复杂的创伤后应激心理障碍(PTSD),一种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的创伤后精神紧张性障碍。重要的是,无论受害者此前做了什么,比如撒谎从你这里骗钱、变成一个很可怕的人等等,那都是拜邪教主所赐,他们被改造成这样子的。”

卡丽说,当以下情况发生时,人们得提高警惕,谨防自己轻易落入邪教陷阱:“如果一个看上去特别阳光积极的陌生人拿着糖衣炮弹,邀请你去一个地方。这很难拒绝,因为人们本能上都想结交朋友,你也想信任别人。但他们一再邀请你去一个地方,一周一次、两次、三次,甚至天天如此,这时你就得警惕了。”

(责任编辑:向阳)
[打印] [关闭]

编者注:

1.本网编译类文章和视频,仅代表作者立场观点。

2.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如需二次加工,请与网站联系。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