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死在“圆满之年” 临终喊“我练错了”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侯春霄
时间:2021年08月03日 15:06
下载

2012年5月5日,郝平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至此,她已经在邪教“法轮功”里苦苦挣扎了17年。

按照“师父”李洪志的说法,这一年本该是“圆满之年”,她也一直是奔着“圆满”和“成仙成佛”而潜心“修炼”的。至于“圆满”究竟是个啥,她却始终没弄明白。不光是一个“圆满”,“师父”所说的那些“法理”她全都没弄明白,譬如说“法轮”“法身”“白日飞升”什么的,也都只是觉得挺玄,却从来没有细想过会是个什么样子。说来说去一句话,只因相信“师父”有“大神通”,她才把这些都当成了真的。

 

据她的邻居说,临终之前,她终于醒悟了。醒悟是一种解脱,也应该是新生活的开始,只可惜她的醒悟来得太迟,再也无法享受生活的美好。她留给人们的是太多的叹息,还有对邪教“法轮功”彻骨的恨,而最令人不能忘记的还是那句撕心裂肺的呼喊:“我练错了!”

 

郝平出生于1938年,生前是佳木斯塑料一厂的退休职工。老伴去世早,儿女不在身边,多年以来,她一直是独自生活。她性格随和,邻里关系处得很好,因此,从来没有感到过孤独,倒是觉得日子过得恬淡舒适。

不幸的是,温馨平静的日子因为“法轮功”的出现而被彻底打破。

据郝平的邻居老徐回忆,郝平是在1995年接触的“法轮功”。当时正值“气功热”时期,邪教“法轮功”也打着“祛病健身”的幌子诱人入伙,肆意扩大队伍。郝平退休之后比较清闲,经常到江边去散步,而那里也正是各类“功法”的集中演练之所。一来二去,她便被“法轮功”人员紧紧盯上。

 

“法轮功”人员告诉郝平:“法轮功”是“祛病健身”的功法,练功能包治百病,有“师父”李洪志帮着“消业”,以后生病就再也不用打针吃药了。

郝平本来就患有高血压、心脏病,一直都在吃药,听他们这么一说,于是便有了这样的想法:练功要是能祛病健身,往后就省下了打针吃药的钱,反正自己也没什么事,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先练一段时间试试!

这样,郝平便糊里糊涂地进到“法轮功”里。

 

自从进到“法轮功”里,郝平便把药停了。此后,她又结识了一些“功友”。在集体练功点,通过与这些被洗脑的“功友”不断交流“练功心得”,最初被灌输的“练功包治百病”思想在她的头脑中渐渐扎下了根。

见郝平对练功着了迷,“法轮功”邪教组织又不失时机地对她进行更深一步的蛊惑。他们告诉郝平:只要真心“修炼”,就能得到“师父”的“法身”保护,就能“上层次”,就能修出“法轮”,就能“白日飞升”,最后达到“圆满”,被“师父”度到“遍地都是黄金的天国世界”。

 

这些奇奇怪怪的“法理”,让郝平对虚幻的“大法美景”充满向往,同时,也使她的思想意识更牢更紧的被“师父”和“大法”所控制。

老徐说,那段时间,郝平就像长在了练功点上,每天早早出去,到很晚才回家。她见人就说“法轮功”这么好那么好,还说“师父”李洪志是个“神人”,能给人“消业祛病”,劝大家跟她一起练“法轮功”。大家都不愿跟她去,她就每天早起挨家敲门,喊人家跟她一起去练功。因为影响了大家休息,大家都对她意见挺大。

 

邪教“法轮功”被政府依法取缔之后,大多数“法轮功”习练者幡然悔悟,纷纷与“法轮功”邪教组织彻底决裂。但是,郝平却没能从“法轮功”邪教迷途走出来。不仅如此,由于受李洪志邪恶“经文”蛊惑,反倒在“法轮功”邪教泥潭陷得更深,以致于产生出与邻居的对立情绪。

老徐说,当时,一向随和的郝平变得神神叨叨,见人很少说话,说话就说一些疯话。大家都劝她不要再信什么“法轮功”了,她不但听不进去,还把劝她的人当成了仇人。后来,跟她说话她也不搭理,就把自己关在家里,也不跟大家来往。敲她家的门也不给开,邻里之间多年的情分一点也没有了!

红霞是郝平的好朋友,也最了解郝平被“法轮功”愚弄致死的全过程。提起郝平的受害经历,红霞叹口气说:“别提了,这‘法轮功’可是害死人了!”

 

红霞说,没练“法轮功”以前,通过药物治疗,郝平的高血压、心脏病本来能够得到有效控制,也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自从迷恋上“法轮功”,身体越来越不如从前,经常出现行动迟缓,呼吸不畅,嘴唇发紫的症状。

大家都劝郝平要相信科学,有病赶紧去医院检查治疗。

但是,“法轮功”邪教歪理就像郝平所患的慢性病一样,时时都在纠缠着她,不光让她痛苦难耐,还控制着她的思想意识。面对大家好心的规劝,郝平竟搬出所谓的“法理”来加以拒绝。她说自己不是得了病,而是因为身上的“业力”太重,要想“消业”,还得继续练功。只要真心“修炼”,“师父”就会帮着“消业”。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郝平没能等来“师父”帮着“消业”,反倒因为痴迷“消业”而使病情越来越严重,不仅胸闷,还出现了浮肿,并且伴有心绞痛。

红霞说,眼见郝平的病情发展到这种程度,她和邻居都非常着急。大家再次急切的规劝、催促郝平赶紧去医院,说她的病不能再耽搁了!

而郝平却始终抱定一个想法:不去医院!

支撑这一想法的,自然是那些荒诞不经的“法理”。

 

“法理”渐渐把郝平推向绝路的尽头,而她还在痴痴地期盼“圆满”和“天国世界”。到了2011年秋天,她的病情已经相当严重,整天躺在床上,有时连饭都不吃。

作为好朋友,红霞经常到郝平家去看望她,更少不了劝她别再相信什么“消业祛病”。但是,到了如此境地,郝平依然对“法轮功”抱有幻想。她说:明年就是“师父”说的“圆满之年”,在这个时候放弃“修炼”,我实在是心有不甘。如果真像“师父”所说的那样,就能“圆满”,就能“成仙成佛”,也就不用在人间遭罪了!

 

并且,郝平还没有忘记自己是个“练功人”,说我们“练功人”与你们“常人”不一样,半途而废是会被“形神全灭”的。

红霞说,从那时起,她感到了郝平的彷徨,更感到了她对“师父”和“大法”的恐惧。

红霞最后一次与郝平见面是在2012年的“五·一”节前夕,也就是郝平临死的前几天。那天,红霞去郝平家给她送饺子,交谈中,发现郝平已经有点像个“常人”。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郝平痛悔地向好朋友吐出了许许多多的心里话。

 

郝平说,我“修炼”“法轮功”这么多年,做了那么多傻事,说了那么多混话,真是白活一场!这些年来,我把钱都用在了“法轮功”上,可自己平常都是省吃俭用。说是练功能“消业祛病”,可我练了17年,没把病治好,身上的病反倒越来越多,越来越重;说是练功能“圆满成佛”,可我现在却人不人鬼不鬼的;说是“二十年大圆满”,可我却什么也没得着,空欢喜一场……

说着说着,郝平抑制不住内心的悲戚,竟不由自主的大喊道:“我练错了!”

 

接着,便放声痛哭。

红霞说,当时,她急忙好言抚慰,说有病咱就吃药,还说要陪郝平去医院检查。

郝平说:病长在我身上,只有我自己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已经是回天无力了!

几天之后的5月5日,社区的小张到郝平家收水费,敲了半天门也无人应答。小张感到不妙,于是就找来社区工作人员和郝平的邻居,众人一起打开郝平的家门。进到房间,却发现郝平已经不省人事。

120救护车迅速赶到,虽经紧急抢救,但最终也没能挽留住郝平……

 

如今,邻居们还常常说起郝平。他们难忘“法轮功”对郝平的迫害,更忘不了她那句悲戚的呼喊:“我练错了!”

(责任编辑:徐虎)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