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弥补的愧疚 孝子一辈子的痛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萧菲
时间:2021年09月26日 15:09
下载

陈光军(化名),1967年生人,今年54岁,是我的发小。刚过去的这个中秋节,我回老家山东省沂水县高庄,正好遇上他也回家探亲。

以前很健谈的他,现在显得比较内敛。我很理解,因为他有过一段令人至今难以放下的痛。

老陈本是个孝子,可是当年愚昧无知的自己却因为万恶的“法轮功”,把自己亲生母亲的性命搭上了。

1998年初,陈光军因为常年伏案工作,患上了颈椎、腰椎病。为治病,老陈也跟人学练了“法轮功”。由于有规律的锻炼,老陈的颈椎、腰椎疼痛感减轻了。这本来没有什么奇怪,因为“法轮功”的动作是头目李洪志拼凑气功“禅密功”和“九宫八卦功”而成的,气功能健身这是经过科学证实的。而那时老陈并不知道“法轮功”动作是来自气功,他就相信了李洪志的吹嘘,奉李洪志为“神”,认为他有特异功能,给自己治好了病。为此,老陈逢人便说“法轮功”很神奇,李洪志有特异功能。

1999年7月,中国政府依法取缔了“法轮功”邪教组织,老陈非但不解,身为中学老师的他还在课堂上公开对学生讲,“法轮功”就是一种健身的组织,不是邪教。当学校领导知道了他公开宣传“法轮功”后,就找他谈话,并把“法轮功”残害生命、破坏家庭的违法事实讲给他听,但是老陈怎么也不相信,并且做出了一个令他后悔终生的决定——辞职。当时无论学校领导和同事们以及他的家人怎么劝说,老陈都没有回头。

离开学校、离开心爱的讲台以后,老陈专职从事“法轮功”违法犯罪活动。为了逃避法律制裁,他甚至离家出走,用化名在一家饭店干活,一边偷偷摸摸地从事“法轮功”地下违法活动,偶尔才往家中打个电话。为了不让母亲找到自己,都是到离自己干活地很远的地方找个公用电话。

2001年夏天,老陈的母亲由于思念儿子病倒了。老陈知道了母亲的病情后,认为这是“师父”李洪志在考验自己的“过情关”。于是,他不但没有回去看望照料自己的母亲,还在电话里告诉母亲,母亲之所以会生病是因为她不修炼“法轮功”导致的。老陈的父亲去世得早,留下独子老陈,可以说老陈是他母亲的精神支柱。老陈因为“法轮功”邪教组织违法犯罪,离家出走不知所踪,本身就让她母亲思虑牵挂,他反过来还指责母亲不修炼“法轮功”,母亲原本的肺气肿更厉害了。

老陈原本非常孝顺,他以前经常跟别人说,母亲一个人一把屎一把尿地把自己拉扯大,让他吃饱穿暖学文化,当上了让人羡慕的人民教师,自己一定要让母亲后半辈子过上好日子。然而,修炼了所谓教人“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后,老陈就像变了一个人。他好像忘记了母亲,更忘记了自己曾经的承诺。

听说自己的母亲生病以后,老陈一方面按照李洪志的要求,放下对母亲的情,不再给母亲打电话、问候她、关心她;一方面因内心还是有牵挂,就更加精进地修炼“法轮功”,希望靠他一人练功,能让母亲也沾光受益。可是,半年后,老陈再拨家中的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亲情最终在善良的老陈心里占了上风,他放心不下,连夜赶回家中,这才发现母亲已经去世一个多月了,是自己的舅舅和好心的邻居处理了后事。据邻居们讲,母亲临终的时候,还在念叨老陈的名字。

面对母亲的离世,老陈才开始思考为什么自己为了“法轮功”精进修炼,到头来却没有“一人练功全家受益”!接下来,老陈接受了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才明白自己被李洪志及其邪教“法轮功”骗了。

老陈告诉我,他现在一家私立学校,和原来一样在三尺讲台上干着自己喜欢的工作。但是,自己母亲的早逝是他无法弥补的痛。这次中秋节回家,是给母亲过忌日。

老陈的经历,让我唏嘘不已,更加理解我国政府为什么大力做好反邪教宣传,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免受邪教之害。

(责任编辑:力枫)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