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神”抛家“尽本分” 可怜亲人愁断肠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侯春霄
时间:2022年04月22日 15:20

2013年3月29日是极为普通的一天,可是,对于浙江省临安市天目山镇天目村的毛昆林来说,这却是一个难以忘怀的日子:就在这一天,他的妻子郑贵芬离家出走了。

不为别的,只因为她信了邪教“全能神”。

没信“全能神”之前,郑贵芬是村民们赞不绝口的好媳妇、好母亲。她勤俭持家,聪明能干,团结邻里,待人和善,在村里从不惹是生非。

 

旅游旺季,她与丈夫一起开“农家乐”;旅游淡季,便做笋干和各种农活。一家人其乐融融,日子越过越有奔头,2005年,就建造起一栋当时较为时尚的“小洋房”。

 

到了2008年,又在临安城里为儿子购置了结婚用房。

 

可是,好日子来得快走得也匆忙,2009年,她家的日子开始发生根本性转变。就在这一年,邪教“全能神”的毒菌污染了她的灵魂。

“信神”以后,她便痴迷的认为自己应该为“神家”“尽本分”。

“尽本分”是“全能神”邪教组织愚弄信徒的“术语”,说白了就是诱骗信徒交“奉献款”、通过“传福音”拉人入伙,直至抛家舍业去异地任职。

郑贵芬的离家出走,让自己过上了吃苦受罪的日子,更让亲人白天担心夜里犯愁。所以,她的丈夫毛昆林说:“三十多年的夫妻,也没吵也没闹,就这么说走就走了。她要是不信‘全能神’,怎么会有这一天?”

 

自打郑贵芬离开家的那天起,毛昆林便一直惦记着她,担心她吃不上饭,担心她没有住的地方,更担心她那有病的身体禁不住折腾。尽管郑贵芬说吃喝都有“神家”供应,“神”保佑“神选民”不会生病,但毛昆林明白她说的这些都是骗人的。从郑贵芬“信神”开始,就只见她把家里的钱财拿出去“奉献”给“神家”,却没有见过一分钱的回头钱,“神家”的“恩典”究竟在哪里?

 

其实,“全能神”邪书《话在肉身显现》里早就把“神家”的“供应”说得一清二楚:“神家的钱财、物质,包括一切财产都是人当纳的祭物,这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若人享受这些东西那就属于偷吃祭物,凡属这样的人都是犹大。”

 

因为挂念身在外面的郑贵芬,毛昆林没睡过一回安稳觉,更无心打理生意。他掰着手指头计算郑贵芬离家的日子,盼着哪一天她能突然出现在家门口。

一直到半年之后,郑贵芬才回到家里。不回来不行,没钱吃饭了。

但是,郑贵芬人虽然回来了,心却时时刻刻都被“敬神”“爱神”“顺服神”的邪教歪理所控制,而“被得着”“被成全”的虚望又使她一刻也不会把心放在家里。到了2014年7月15日,她再次离家出走。

 

毛昆林说,家里的钱一直都是郑贵芬管着,以前做竹笋和打工攒下的3万多块钱,到这时已经被郑贵芬“奉献”得只剩7000元;就是剩下的这些钱,也全部被她拿走了。

 

十个月过后,郑贵芬哥哥的儿子结婚。亲人们都盼着她能回家参加侄子的婚礼,而她早已抛弃了亲情,终于没有回家与亲人们一起欢度这大喜的日子。

郑贵芬一走,家里的日子便没法过了。就在她出走的第二天,毛昆林自己重又开起“农家乐”。可是,一听说郑贵芬信了“全能神”,原来的老客户唯恐避之不及,都不再与他家打交道,其中还有来过七、八年的老客户;再加上没人帮忙,毛昆林终因独立难支而忍痛关闭了“农家乐”。

 

因为从事邪教活动扰乱社会治安,政府一度对郑贵芬采取相应的帮教措施。“全能神”邪教组织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便借此对郑贵芬进行威胁、恫吓,说政府要抓她,致使郑贵芬更加不想回家。

毛昆林说,郑贵芬在这两次离家出走之前,也是三天两头外出为“神家”“作工”,只不过那时离家的时间都不是太长,每隔十天半月就回家一趟。而她每次回家都不是怎么痛快,总是找出许多不回家的理由。这些理由却又总是围绕一个目标,即为“神家”做“奉献”。有时,她给家里要钱,说不给路费就不回家,其实,还是为了要钱向“神家”交“奉献款”;有时,她又要求丈夫跟她一起“信神”,说要是丈夫不“信神”她就永远不回家。

 

为了家庭能够团圆,也为了让她不在外面吃苦受罪,毛昆林有时就假装答应她。等她回到家里,也假装跟着她学那些邪书。而她对家里的事则一概不闻不问,毫不理会亲人的感受,只是企望自己能够“活在神光里”。谁要是劝她回心转意照顾好家人,她就说:“每个家庭的组成都是‘神’的安排。”

 

有一回,毛昆林摔伤了腿,住进杭州的一家医院。作为妻子的郑贵芬却完全不顾几十年的夫妻之情,抛下住院的丈夫去为“神家”“作工”。有时即便来一趟医院,也只不过是送来一点水果,并且还是扔下就走,对丈夫的伤势问都不问。

还有一回,郑贵芬说是要买一辆电瓶车,其实,她是为了外出“作工”方便。毛昆林为阻止她离家外出,便把家里的钱藏了起来。郑贵芬在家里没找到钱,最后竟把心爱的金戒指、金项链全都给当了,用换来的钱买了一辆电瓶车,骑上便离家“尽本分”去了。

 

毛昆林说,为了把郑贵芬拉回正道上来,亲人们伤透了脑筋,想了各种各样的办法。可是,郑贵芬却无论如何都不肯回头,还说她是为全家人好。2012年的一天,她的弟弟和妹妹都给毛昆林打电话,要毛昆林把她关起来。儿子对毛昆林说:“你这一次要是关了她,她就不会再回到这个家里来了。”因为珍惜这个家,毛昆林没有关她。

有一回,郑贵芬的哥哥大年初二来到她家,严厉的训斥了她一通之后,甚至说出“你要再信‘神’我就不认你这个妹妹”。可是,郑贵芬就是不醒悟。

 

因为郑贵芬“信神”,儿媳曾几次提出要与儿子离婚。面对几近崩溃的家庭,郑贵芬仍然不能从痴迷中走出来,反倒说什么“离婚是你们自己的事,和我没有关系”。

 

亲人们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的,最后,留在心里的只有更深的伤痛。

其实,邪教“全能神”对于郑贵芬亲人的伤害,自她“信神”起便开始了。毛昆林说,郑贵芬一直在家里瞎折腾,要全家人都跟她一起“信神”。大家不听她的,她就搞得家里不得安生,有时半夜把全家人都喊起来,逼迫大家跟着她信。

 

2012年,郑贵芬几乎把亲人们找了个遍,先是找了自己的姐姐、妹妹,再又找了表姐、表妹,后来又找毛昆林的侄女。尽管她费尽口舌也没能把一个亲人拉进邪教陷阱,但是,却给亲人们心头留下了巨大的阴影。

为了“尽本分”,“神家”安排她到哪里她就去哪里。她去过安徽,也去过江西,每次都是自己出路费。

 

由于“全能神”长期的折磨,毛昆林早就患上糖尿病、高血压等多种疾病。不过,他口里念叨的还是离家出走的妻子。郑贵芬有眼疾,还有阴道炎,这些病痛时刻都牵动着毛昆林的心。毛昆林说,在家时,郑贵芬每次发烧都是服用药物治好的,可她还是偏信“信神”能治病。

 

儿子赌气地说:“我们不是她的亲人,‘全能神’才是她的家。因为她‘信神’我都要离婚了,她还说不是我的事,是你们自己的事。”

爱恨交织的情感令一家人备受煎熬,他们深深地思念着不知身在何方的亲人,更深深地痛恨着邪教“全能神”:是“全能神”夺走了他们的亲人,毁了他们原本幸福的家。

(责任编辑:徐虎)

编者注:

1.本网编译类文章和视频,仅代表作者立场观点。

2.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如需二次加工,请与网站联系。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