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向着光明行:三次“胜利大逃亡”源于自己正确的辨识能力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侯春霄
时间:2022年05月11日 17:24

2022年5月9日4点零8分,著名表演艺术家秦怡走完整整一百年的光影人生路,在上海华东医院辞世,享年100岁。

一颗炽热的心

秦怡原籍江苏省高邮市,1922年2月4日出生于上海。抗战爆发以后,16岁的她毅然离开封建家庭,辗转去往重庆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在重庆期间,曾受到时任八路军重庆办事处负责人周恩来的恳切鼓励。她先进入中国电影制片厂,1941年加入中共南方局领导的中华剧艺社,从此走上更加不平凡的艺术探索之路。

自1939年参演个人首部电影《好丈夫》,秦老与电影相伴超过八十载。

她一生参演过40多部电影、电视剧,塑造的影视形象成为几代人的记忆。她曾经是电影《铁道游击队》中机智勇敢的芳林嫂。

也曾经是电影《马兰花开》里能顶半边天的拖拉机手马兰。

更曾经是电影《青春之歌》中视死如归、大义凛然的共产党员林红。

到了95岁上,她还在电影《妖猫传》里客串白发宫女。

她对表演艺术始终保持着高昂的热情,“严冬腊月往河里跳,酷暑也要往火里钻”是她最真实的写照。

2019年,她于97岁高龄被授予“人民艺术家”国家荣誉称号和“最美奋斗者”个人荣誉称号。

她倾尽真情奉献而出的不只是艺术真品,更有至诚至真的大爱。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她向灾区捐赠人民币20万元;2010年青海玉树地震,又向灾区捐赠人民币3万元。而在当时她并不拿片酬,只是拿上海电影制片厂的工资。

三次“胜利大逃亡”

夏衍先生曾经称秦老为“胜利大逃亡”,而秦老则说自己的“胜利大逃亡”共有三次。这三次所谓的“大逃亡”,其实是她做出的三次人生抉择,体现出的是她对光明的执着追求。这三次重要的人生抉择,全部以她的胜利而告结束。这三次胜利,每一次都使她离光明更近一步。求索的脚步丈量着不平凡的人生里程,一次次使她的思想得以升华。

她最初的“胜利大逃亡”是离开自己的封建大家庭。当时,对于一个出身富裕、旧观念极其牢固的封建大家庭的十六岁女学生来说,走出这一步是相当不易的。之前,她对“逃亡”做过深刻的思考:日寇侵略中国的野心是谁也阻挡不了的,要想不做亡国奴就必须奋起抗争,直到把日寇赶出中国。基于这样的认识,年少的她才有了投身救亡运动的理想。但是,不摆脱封建大家庭束缚,这样的理想便只是一个梦;而要实现自己的理想,就必须有一次“逃亡”。

于是,她先由上海到香港,再由香港到广州,后又从广州到武汉,终于完成第一次“胜利大逃亡”,不久便穿上了军装。参军后第一次行军,她一口气走了120里路,累得连腰都不能直不起来,可她心里一点都不觉得苦。

这次胜利,使她摆脱了封建家庭的束缚,迈出了独立选择人生道路的第一步。

她的第二次“胜利大逃亡”是逃脱了并不积极抗战的军队。

秦老是抱着参与抗战的热情穿上军装的。本来以为穿上军装就能上前线,可是,随着战事更加吃紧,国军却一直都在撤退,根本看不到一点能上前线的意思。这还不算,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她发现军队里存在着许多不良风气,虽然是国难当头,但有人还在盘算怎样满足自己的私欲。

后来,她和同伴几个人一商量,觉得要抗战就不能待在这样的军队里,必须投奔延安去,那里才是中国的希望,去那里才有前途。但是,要走并不容易,军队不答应。于是,她们几个人便在半夜摸清了口令,翻墙逃出兵营,再逃到武汉,又去襄樊,最后到了重庆。

没有辨识能力就极容易掉进火坑,这是此次“胜利大逃亡”带给她的最深切感受。

因为认识到当初的选择并不正确,她的人生又有了光明。她又一次胜利了!

秦老的第三次“胜利大逃亡”是“逃离”了束缚她的小家庭。

她在中国电影制片厂只待了一年多,便参加了中共南方局领导的中华剧艺社。当时,她的丈夫也是个演员,还酗酒成性,每天起床就喝,到十点就喝得酩酊大醉。出于私心,他对秦老的演出百般阻挠。秦老外出演出,他就找社长去闹,说你要让秦怡出去我就跟你没完。有一次演《董小宛》,秦老与他同台演出,想不到他竟干出自己毁戏的龌龊事,并且还跟台下的观众对骂。为了艺术上的追求,秦老断然离开了他。

这就是秦老的三次“胜利大逃亡”,一次逃离封建家庭,一次逃离不真正抗战的军队,一次逃离束缚自己艺术探索的小家庭。秦老坚信这几次逃离都是正确的,因为她相信自己的辨识能力。

长期心系反邪教

实际上,秦老也一直心系反邪教工作。2013年春节前夕,秦老接受了知名反邪教网站凯风网的采访。当时,她已经是年逾九旬高龄的老人,谈话间依旧充满年轻人的朝气。从她娓娓道来的“三次胜利大逃亡”回忆中,时时表露出先进思想对她的人生旅途所起到的导航作用。她在对先进思想的认识中不断受益,每一次的人生转折又无不显示出她的睿智。她的人生经历中总能提炼出一句话:有思考、有辨识才会有进步,糊里糊涂的生活是非常危险的。

针对人生道路的选择这个话题,秦老谈起“法轮功”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2001年1月23日,正值农历除夕,“法轮功”邪教组织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造成2死3重伤的人间惨剧,其中死者之一的女孩刘思影仅有11岁,重伤者之一的陈果是音乐学院的大学生,也才只有19岁。

秦老在采访中感叹道:我常常想起在天安门广场被烧死的那个孩子,孩子本身不懂,可是她的母亲是怎么做的呢?带自己的孩子去烧死,这也太无知了!信邪教有什么好处?哪来的天堂?天堂在哪里?一个人要想有好的人生,就要有分辨事物的能力,没有辨识就不能认清邪教的本来面目,也就无法避免遭受邪教侵害。

出于心底的善念和对邪教的憎恶,结合自己的人生探求,秦老发出对邪教“法轮功”的强烈谴责,并对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中的受害者表示深深的同情。

她说,正宗的宗教都是教人向善的,都是慈悲的,“法轮功”为什么要烧死人?为什么要说有病不用打针吃药?你这样一个教是为谁服务的?这不是在害人吗?在电视上看到那个自焚的十一岁的小女孩时,我心里特别难受,特别同情,“法轮功”竟把人害成这个样子!还有那个音乐学院的女孩,也因为辨识不清而上了当,“法轮功”这样做究竟要宣传什么?这样的教一点善念都没有!

秦老说,邪教的宣传是以害人为目的。误入邪教的人并不一定都是不好的人,但掉进去之后不加辨识就会越陷越深,那就很危险。邪教拿死来诱惑人,绝对不能再让它们生存下去。“法轮功”在美国过年过节都有演出,因为有反华资金链支持,搞得还挺像模像样。有的外国人不了解“法轮功”的真面目,错把他们的演出当成了传播中国传统文化,他们因此骗了许多人。


在2017年的新春致辞中,秦老又对误信邪教的人语重心长地说:“不要再去信邪教!邪教不是教,而是邪。如果信了邪教,生活和家庭就变得很乱。以后再不要进入邪教,因为邪教是邪的,不是正规的宗教。”

如今,秦老走了,但她把真情挚爱留在了人间,把对邪教的憎恶和谴责留在了人间。她追求光明的人生经历将永远给人以启迪,帮助人们辨识善恶,帮助人们远离邪教侵害。

她向着光明走来,又在光明中走去。

愿秦老一路走好!

(责任编辑:徐虎)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