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梦里走一趟 险些自残家遭殃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侯春霄
时间:2021年05月06日 15:57
下载

回首自己的“修炼”经历,曹连云不禁感到有些后怕。她在“师父”精心炮制的“天国”梦里迷迷糊糊地走了一遭,一心希望能获个“圆满”,却不曾想踏上的是一条不归路。“师父”的“大神通”迫使她险些自残,而她所获“福报”也只是家庭的破裂。

曹连云是山东省博兴县曹王镇居民,出生于1965年,原来是曹王镇中心小学的一名教师。没有接触“法轮功”以前,她也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在她的生活中,处处体现着知识女性的传统美德。她孝敬老人,热爱家庭,更热爱自己的工作,尤其喜欢那些可爱的孩子。在学生眼里,她是一个好老师;在家里,她又是一个好母亲、好妻子、好媳妇。不幸的是,在平凡但充满希望的日子里,她却沾染了坑人害人的邪教“法轮功”。

1998年5月,邻居向曹连云介绍了一种“神奇的功法”。邻居说练这个功能包治百病,不用打针吃药,一分钱不花就能把病治好。曹连云当时还年轻,虽说没什么大病,但经常觉得肝部有些疼痛,所以,经邻居一劝,也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加入练功者行列当中。

曹连云是怀着祛病健身的愿望开始习练“法轮功”的,当初,并不知道“大法”是什么“最玄奥、超常的科学”。等进到“法轮功”里,才慢慢懂得了“功理”“法理”,知道了要想“长功”、要想“上层次”,就要在每天坚持练功的同时再坚持“学法”,并且,“学法”时间还不能少于练功时间。

曹连云对“法轮功”的兴趣正是通过“学法”培养起来的,也就是说,“师父”李洪志只用一本谎话连篇的《转法轮》便摄取了她的灵魂。“师父”说“我们这是佛家修炼大法”“修炼是可以出特异功能的”,曹连云因此而“悟”出了“大法”的“高深和玄妙”。因为之前从未对佛教、基督教等宗教产生过兴趣,对“修炼”一词也感到很陌生,所以,在不知不觉之际,居然把“师父”这套非驴非马的东西当成了正品行货。

基于这样的认识,曹连云对“师父”和“大法”的认同感也渐渐“上层次”,认为“师父”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自己则是在“跟着师父学做好人”。再往后,因为越学越痴迷,身为知识分子的她竟越来越相信所谓的“圆满”,坚信“师父”所说的“天国世界”是真实的存在。

以后,曹连云便越来越沉迷于“修炼”,沉迷于“师父”胡编乱造的那些离奇的“经文”。她被“师父”的“功能”牢牢地控制着,每天除了上班,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浸泡在“法轮功”里,不是练功就是“学法”,还要不时参加“法轮功”组织的“弘法”活动。

即便是在上班时间,她的脑子里也还是装着“师父”,装着“大法”。“师父”说“真心修炼就要放下各种常人之情”,为了“长功”,为了“圆满”,曹连云与亲朋好友的联系越来越少,不再关心孩子的学习,不再用心照顾老人,亲情逐渐丧失,家庭意识也随着练功的“精进”而日趋淡漠。如此一来,与家人的隔阂也就越来越深。

1999年7月,由于越来越多地暴露出坑人害人的本性,邪教“法轮功”被政府依法取缔。之后,通过各级媒体深入透彻的揭露,大多数“法轮功”习练者认清了“师父”与“大法”的本来面目,纷纷自觉与“法轮功”邪教组织彻底决裂。但是,曹连云却是极为不幸的,直到此时,她还没能从“师父”编造的“天国”梦里走出来。不仅如此,还在“法轮功”邪教泥潭越陷越深。

李洪志抓住“最后的圆满”这根救命稻草,丧心病狂地蛊惑信徒“走出去”“护法”,企图以向政府“讨说法”为由,达到对抗政府、扰乱社会的险恶政治目的。在“师父”的歪理邪说怂恿下,曹连云也与少数“法轮功”痴迷者一样,感到“圆满”可期,“天国”可见。更由于“师父”的那句“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使得曹连云为“修”成“佛道神”几乎走到自残的地步。

为了所谓的“护法”和“讲真相”,曹连云曾多次散发“法轮功”邪教传单,后来,又去北京向政府“讨说法”。由于心里早已被“师父”植下“大法至上”的妄念,去的时候就“真”心抱定了不“善”不“忍”的想法:如果政府不认同她的看法,她就要以自残的方式“护法”。所幸的是,她在天安门广场及时被民警查获,之后又被依法遣送回家,这才避免了一场悲剧的发生。

但是,由于认定“磨难”之后必有“圆满”,所以,“舍身护法”的邪念仍然在牢牢地束缚着曹连云。

2000年12月31日,曹连云对还在上小学的儿子说:我带你去北京吧!

她要带儿子去北京的目的,就是想和儿子一起“护法”。

当时,公公卧病在床,正需要有人照料。孩子舍不得爷爷,对曹连云说:“爷爷还病着,咱们这样走不合适吧!”

而为了追求所谓的“圆满”,曹连云早就被“师父”“修”去了“名利情”,听了儿子的话,她竟这样说:“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圆满’不了,你爷爷的病也不会好。”

随后,曹连云先是带着儿子去了邮局,投递出多份“法轮功”非法宣传材料。接着,又带儿子去火车站,买好了去北京的车票。

就在曹连云即将陷入绝境的时候,党和政府再次伸出援手,不仅挽救了她,更保护了她那可爱的儿子。

二十三天之后,也就是2001年1月23日,大年除夕,“法轮功”邪教组织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酿成二死三重伤的人间惨剧。其中,被“法轮功”夺取生命的两名死者是一对母女,年龄均与曹连云母子相仿,那个小女孩也是一个天真的小学生。

消息传来,曹连云的亲人们在震惊的同时全都为她感到后怕。

曹连云说,自己最对不起的就是儿子。在她开始“修炼”“法轮功”时,儿子才上小学四年级。因为深陷“圆满成佛”的“天国”梦里,身为教师和母亲的她竟很少过问孩子的学习情况。孩子的学习成绩原来并不差,可是,由于曹连云痴迷于“修炼”,致使家庭矛盾频发,并导致重大变故发生,让孩子无法正常学习,最终没能考上大学。

受伤害最深的还有她的丈夫。丈夫曾经对她说过:“你一心痴迷‘法轮功’,连家都不顾,老人孩子也不管,咱们也不能过正常生活,照这样下去,咱们有可能走到离婚的地步。”但是,曹连云却把亲人的忠告当成了“师父”对自己的考验,坚信自己练功能给家人带来好处。故此,照旧在“师父”精心设计的邪路上执意狂走。

后来,丈夫实在无法忍受“法轮功”强加给自己的身心伤害,提出要与曹连云离婚。曹连云说,丈夫提出离婚的时候,她正在转化期间,政府为了最大限度地给“法轮功”受害者送去温暖和关怀,没有批准丈夫的离婚请求。等到她回家,丈夫还是没能从伤痛中走出来,依然执意离婚。这样,一个曾经美满的幸福之家便被所谓的“圆满”无情的给拆散了。

曹连云说,离婚以后,很难再听到孩子叫她一声“妈”。

“圆满”是陷阱,人间有真情,党和政府一刻也没有放弃对曹连云的挽救。反邪教志愿者多次主动登门,为她送上阳光般的温暖和最贴心的关怀,让她最终走出迷雾,彻底挣脱了邪教“法轮功”的精神束缚。

那一刻,曹连云的心扉豁然开朗,重新燃起对未来的希望。她又回到了曹王镇中心小学。更为可喜的是,在亲朋好友劝说下,她与丈夫重新和好,复婚了!当然,最高兴的还是她的儿子,她又听到了那声好久不曾听到的呼唤——“妈妈”。

一声“妈妈”,让曹连云悲喜交加,万千思绪一起涌上心头。

(责任编辑:力枫)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