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帮李阿姨解除法轮功精神枷锁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嘉元 园丁
时间:2021年06月12日 10:18
下载

李阿姨,1948年4月生,小学文化,江苏南京某单位退休职工。1997年因祛病健身开始习练法轮功, 2002年底,在代法思路下转化。2004年,因身体旧疾复发及“功友”的拉拢,思想再次出现反复。李阿姨的父母、叔叔、姐妹及自己家均为当地练功点,全家十几口人习练法轮功,李阿姨本人及亲戚多人担任当地练功点负责人、辅导员。1999年法轮功取缔至今,李阿姨家包括她本人在内仍痴迷法轮功。在这个典型的练功家族中,即使不练功的人对法轮功的态度是理解、同情、支持。由于笔者曾经与李阿姨在生活中有过长期接触,彼此比较熟悉,就主动承担了对她的帮教工作,为此我认真梳理了工作思路,选择从以下五个方面入手,终于帮助李阿姨解除了法轮功的精神枷锁。

消除对抗,建立沟通平台

李阿姨多次进班学习,对于帮教有极强的免疫力。数次与帮教人员发生冲突,现在处于背对帮教人员,修口状态。我与她接触后,采取多倾听、多理解的方式对其进行安抚。李阿姨看到熟人比较开心,提出可以叙叙旧,但是不涉及修炼,更别提转化。双方认同“观点不同不影响还是好朋友”,她特别开心,与我一起回忆当年的苦难岁月,以及我俩熟悉的邻居、功友等人的现状,我对她的极端认识观点不反驳,对她的波折经历表示同情,对她对现实政府的抱怨表示理解,她对我更加信任,把十几年来的生活经历、与功友活动情况、生活现况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在不断地倾诉中,多次开心大笑、难过流泪后,她的情绪慢慢平稳,也不再赌气、发火,渐渐地与我开始了正常地沟通交流。

理性复苏,消除思想壁垒

李阿姨一再强调,练功人真的都在“做好事,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并例举了大量的功友省吃俭用,出钱出力,印资料,散传单,不被家人理解,反被政府打击的可歌可泣的“英雄”悲史。我等她说完后,就问她:“认识你十几年,你们所说的真相究竟是什么,能不能解释具体些,让我好理解”。她说:“真相就是,记住法轮大法好,劫难来临命能保”。我问她:“大劫难何时来临?你们全家练法轮功,你儿子一直以练功人自居,都没有能保住性命?而我经常说法轮功不好,李洪志不行的,遇到困难时李洪志能保我命吗?你讲的这些究竟是真相还是自己想象?”她说:具体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师父怎么说的,你跟着说就行”。我表示困惑:“你们说的跟现实不吻合,我再跟着说,那不是以讹传讹吗,你前面也说说谎造谣不对,以讹传讹造大业,那还能这样做吗?自己也不确定的真相,能说吗?别人能信吗?是否自己先搞清楚真相是什么,再去跟世人说清楚,说时还得注意方式方法,这样别人方能接受?”她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

潜移默化,引导理性思考

由于李阿姨的个性固执偏激,多年来一意孤行,不能听进别人的劝说,于是我采用请问求教的方式,引导她主动思考问题,问一些法轮功中没有固定答案的问题。你未来的规划是什么?打算修到哪一步?哪一天?她说自己一定会坚定地修下去,直到圆满成仙。哪一天说不清。我又请教她:“目前,你所认识了解的功友中有谁修的好,圆融的好的?又有谁修成圆满的?”她想了很久,痛苦的回答:“目前我认识的人中没有,但是师父经文里说有,我想应该是有的”。我又启发她:“还记得练功初期我们的对话吗?你说自己只想祛病健身,做好人,没有反党反政府的想法,更不会参与政治,现在的状况跟你当初练功的初衷吻合吗?跟你的愿望一致吗?”李阿姨哽咽起来:“不一致,我也没想到会走到这一步,当初认为很快就结束的,这些年大部分时间呆在劳教所、看守所、学习班,此次衣服带好准备进监狱,自己也不知道何时是个尽头”。

联系实际,驳斥所谓“全家受益”

李阿姨坚信“一人练功,全家受益”,并且说自己家就是铁证。我与她一起回顾共同熟悉的功友,结合李阿姨家族练功人员现状,细细分析。她熟悉的家族练功功友中,有子女插足别人婚姻,生下私生子的;有夫妻忙于精进,沉迷“双修”,分道扬镳的;有怨恨赌气,报复社会,暴力犯罪的;有夜间散发传单,失足落水丧命的;有拒医拒药,临死仍在打坐,呼喊口号,死不瞑目的。一桩桩发生在她熟悉的功友身上的事情,让她震惊不已,伤心至极。我又问:“这些人是大法弟子吗?”她答道:“当然是,都是我熟悉的,修的精进的”。“那他们有法身保护吗?师父为什么在关键时刻不施以援手呢?练功人真的全家受益了吗?”她结巴地说:“现在吃的苦,以后都会有福报的吧,最起码不会因转化遭到恶报”。我又对她说:“你想象自己家坚持练功人中有身体好的、有脑中风偏瘫的、有一命呜呼的、有至今不能怀孕生子的;你家中转化的成员中,不也是活的健康长寿的,是福报还是恶报,你自己不是就在其中吗。”她想想后叹息道:“唉,真是这样的,经常看到曾经功友转化后活的自在潇洒,我也问自己怎么越修越痛苦呢?转化的人怎么没有形神全灭呢?难道时间没到?”

以法破法,全面揭穿骗局

至此,李阿姨对修炼、圆满的信念已不如当初进班时坚定、自信。我问她:“你继续修下去,还要付出什么代价,自己想过吗?如果就此停止,会有什么结果,又想过吗?”她说:“我知道,这次犯的事情比较大,如果判刑要数10年。进监狱,丈夫是要和我离婚的,女儿也很痛心,担心我影响孙辈的政治前途,我自己也六十多了,不知道能不能活着走出来,但是这些我都不在乎,以后他们会明白的。如果现在不修了,前面的苦就白吃了,还会遭到恶报、惩罚,不如当初不修炼的人,所以我必须修下去。”我有对她说:“是的,你怎么做都很艰难辛苦,但是《北美巡回讲法》你师父承诺的十年早就过去,你们依然没有圆满成仙,你的人生还有几个十年?你的家庭还能承受几个十年?有多少练功人能再等十年呢?你就在这种未知、迷糊中无望的等待着,继续听从师父的指挥,与党和政府对抗着,难道你就是为蹲监狱而修炼吗?你痴心受苦,最后怎么落得不如一个常人呢?”她开始嚎啕大哭:“我真的不知道师父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弟子?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兑现承诺?我更加不知道自己还要怎么付出?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因为自己练功,让全家跟着受害;我知道不能与生我养我的国家政府对抗,我知道不能被他忽悠下去,再等十年……”

在大家的耐心说服帮助下,李阿姨终于毅然和邪教法轮功决裂,摆脱了李洪志的精神桎梏,一身轻松地彻底回归融入到社会。在以后的日子里,她还同反邪教志愿者们一道,协助做好其他未转化亲友及曾经的“同修们”的帮教工作,她在发自内心的自助助人、感恩社会、报答社会的过程中,努力实现着自己的人生价值。

(责任编辑:宜宁 林曦)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