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意识 激浊扬清——通过揭开“全能神”邪教面纱做好教育帮扶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李伟
时间:2021年12月30日 16:22

“全能神”是一个冒用基督教名义建立的邪教组织,它组织体系严密,骨干行动诡秘,成员痴迷顽固,思想转变困难。2021年3月7日起,湖北省荆门市高新区·掇刀区对在疫情防控入户调查中陆续发现的8名“全能神”人员,集中力量开展了卓有成效的教育帮扶。为教育干部群众认清邪教危害,了解“全能神”邪教如何实施精神控制,我们认为有必要“全能神”的面纱。

精心策划准备,打有准备之仗

此次教育帮扶是荆门市近十年来特别是机构改革后举办的规模最大、工作对象最多的一次,市区两级进行了充分的准备。一是制定了工作方案。高新区·掇刀区制定了周密的工作方案,组建了工作专班,提供了充足的人力财力保障。二是科学制定帮教措施。组织力量对“全能神”的教义进行了认真的研究和剖析,制作了《系统分析“基督教”“全能神”主要教义的异同》《抽丝剥茧执迷——分析“全能神”活动的违法性》《揭开“神”的面纱——十“全能神”信徒》等课件,组织了两次系统培训,避免一般地、泛泛而谈的教育帮扶,让参与人员能与工作对象进行基本交流。三是认真开展“一对一”帮教。为解决帮教力量不足的困难,市委政法委分管领导面对面与工作对象沟通教育。同时,坚持“引进来”策略,克服疫情影响,主动与黄冈、随州等地协调,聘请帮教能手,确保帮教“一对一”。

坚持攻心为上,做到知己知彼 

工作中,我们以诚相待,对所有工作对象进行了核酸检测,每周3次定期检查身体,到对象老家录制家人生活视频播放,每天坚持嘘寒问暖,陈某南胃病严重我们及时送医送药,在其口干舌燥时送去菊花茶。通过亲情感化、锲而不舍的努力,终于让 8名工作对象开口对话。

一是掌握了工作对象的基本情况。8名“全通神”人员均为女性,7名户籍为荆门市人,1名户籍为四川广安人,20世纪50年代出生2人、60年代出生6人、80年代出生1人。

二是了解到她们入教的过程。8人都是因病或家庭不幸为寻找精神寄托误入“全能神”,误入的过程一般为三步:第一步受到修炼“全能神”不要钱、不危害社会的蛊惑;第二步听信聚会时只要喊的名字即可;第三步在呼喊的名字基础上,被蛊惑去传福音传教,以致最终坠入违法犯罪的深渊。

三是掌握8名对象的主要思想症结。一种是相信“全能神”无所不能、“神”创造了世界万物和人,认为人不能抵挡“神”作工,脱离“全能神”会遭受报应;第二种是自己“全能神”是“信仰自由”,没有危害社会;第三种是感觉修炼“全能神”能治病, 工作对象刘某珍自我感觉信“神”能让心感到安慰等。

抽丝剥茧分析,逐步揭开面纱

我们用“全能神”邪教的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反政府的本质一一批驳。

一是引用“全能神”书籍原话逐一释惑。“什么丈夫、妻子、儿女、前途、婚姻、家庭,这些都没有!” “我心中只有神……”我们采取摆事实、讲道理的办法进行说服,指出一些信徒痴迷于参加“全能神”活动,长期离家出走,严重破坏了正常的家庭生活强调一个连家庭都不顾及的组织不是反人类吗?引用“全能神”的话语,如“ 一个人抵挡神的作工,神会将这个人打入地狱指出这个让人只相信神而不相信靠劳动改变命运的歪理邪说不是反科学吗?

二是从反社会的实例进行教育。众所周知的山东招远“全能神”信徒致人死亡事件,就是危害社会的铁证。

三是提出疑问让她们产生怀疑。从“谁是‘全能神’? ‘全能神’真的全能吗?”入手逐步摧毁“全能神”这尊;从“你们的活动正常吗?”指出正规宗教有相关部门备案的教职人员和合法的活动场所,而全能神为什么不能光明正大活动,说明不是正规的宗教活动。

四是证实“全能神”是参与了政治。对象陈某南认为:“我一个弱女子,只信,怎么就参与政治了呢?”我们认真解说,“全能神”蛊惑信徒现在社会是“魔鬼撒旦”当道,并号召信徒建立“全能神”的“国度”等,这就是明显的反政府的纲领,与正规的宗教倡导信徒顺应社会、服务于社会存在本质的区别。

 对比分析解惑,潜移默化跟进

我们注重多层次、多角度进行意识的重建。

一是去伪存真区分“正邪”之别。我们发现“全能神”编辑有《跟随羔羊唱新歌》《蒙拯救》《讲道供应专辑》《教会工作手册》等16种版本的书籍。其中,《在肉身显现》有1499页、120万字,已有完整的邪教理论体系,信徒自认为“全能神”是“正宗”的宗教。工作中,我们从“全能神”否认基督教“圣父、圣子、圣灵”的“三位一体”永恒论、曲解“末世论”、改变了耶稣基督是基督教唯一信仰对象等等,着重从基督教的主要教义入手解说与“全能神”区别,驱“邪”扬“正”。

二是对 “全能神”违法性进行解读。我们视情围绕《宪法》《刑法》《治安管理处罚法》相关条款进行一一解读。从传教者身份不合法、活动场地不合法、传教内容不合法、非法集会行为不合法及破坏宗教信仰自由等条款进行反复解读。

三是针对不同个体进行教育。钟某琴认为“我只觉得‘全能神’好,心里放不下,不能亵渎‘神’。”我们耐心解说:一个人不能以自己好恶为标准,遵守法律法规是每个公民的义务,这是底线。

四是对工作对象进行情境性说服。陈某南感到,她“全能神”后其亲人受到别人的歧视。我们及时跟进,“全能神”就与你们信徒普遍反感的毒品等问题一样,违背核心价值观,应该遭到全社会谴责

 破除“神”学信仰,树立科学观念

为了让她们破除“神”学信仰,树立科学的观念,我们针锋相对。一是解说天体构造“神”。工作对象李某平因家里做过古文交易,特别能狡辩,说“‘神’可能在天上,也可能在地下。”我们详细讲解了太阳系和地球的构造等,“神”在天上或地下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神”根本不存在。二是解说生物进化论“神”。8名对象均相信“神”是有形、无形万物的“主”,人是上帝所造。我们从古生代、中生代至新生代生物进化的过程进行有力的批驳。三是运用科学抗“疫”的举措“神”。艾某相信世界万物包括疫情都是上帝安排的,这种思想根深蒂固,且多次反复。我们从全国“疫”取得阶段性胜利,相比境外有些相信上帝的国家疫情扩散情况,进行说服。

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 6人表示与“全能神”邪教组织决裂。但我们也清醒看到,邪教是精神毒品,具有反复性、艰巨性、长期性,不可能一蹴而就。教育帮扶需要做大量艰苦细致工作,巩固成果同样也具有艰巨性,需要社会各界共同帮助,才能让这些受到邪教侵害的群众再次融入正常社会。

(作者:湖北省荆门市反邪教协会副理事长)

(责任编辑:力枫)

编者注:

1.本网编译类文章和视频,仅代表作者立场观点。

2.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如需二次加工,请与网站联系。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