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起底邪教 > 正文

“法轮功”是鹿苑镇居民的好邻居吗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王强
时间:2022年05月05日 16:02

鹿苑镇(Deerpark Town)位于美国纽约州北部的奥兰治县,这里山峦起伏、森林密布、溪流潺潺,野生动植物种类繁多,尤其是野鹿和家鹿成群,是有名的狩猎之地,鹿苑镇故此得名。为此,当地政府和居民非常关注环境保护,希望维持和保留自己平静的乡村生活方式。

开着林肯、奔驰豪车的“难民们”来了

2000年左右,小镇上来了一群中国人面孔的人,他们从当地一位居民手中,买下了卡德巴克维尔镇(Cuddebackwille)以南、毗邻巴舍尔溪(Basher Kill)的一块土地。这些人告诉当地人,他们在中国受到宗教迫害,他们要在这里修建一座寺庙来实践他们的信仰,并收容遭受迫害失去父母的孤儿。

这些人是“法轮功”修炼者。1999年7月,中国政府因其反人类、反科学、反社会,将“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定性为“邪教”并取缔了它。

多年来,“法轮功”不断发起各类指控,声称中国政府对它的信徒进行虐待、关押甚至“活摘器官”,并为合理化这些谣言编造了不少故事。这些指控,“法轮功”方面至今未能提供任何确凿证据来说明,反而被一一揭穿。虽然美国联邦调查局曾对那些捏造“法轮功”成员受迫害材料、申请虚假难民身份的中国人,进行过调查和打击,但仍有极个别中国“法轮功”成员以上述指控为由申请难民身份。

事实上,“法轮功”头目李洪志早在被取缔前就带着他的妻子和女儿潜逃到了美国。虽然“法轮功”和李洪志的教义,比如他的反进化论、反同性恋论、反不同种族通婚(混血儿)、反现代医学治疗以及外星人克隆论,颇具争议性,不过起初对这些并不了解的鹿苑镇居民还是向“法轮功”张开了双臂。

   

▲“法轮功”的总部老巢龙泉寺

不久,龙泉寺 ——“法轮功”所要修建的所谓庇护场所——渐露雏形,大殿、佛塔、禅房、钟鼓楼等,构成了一座中国唐代风格的寺庙。从此,大约百来名“法轮功”成员居在这片400余英亩的密林深处的隐秘大院内。

在最初修建龙泉寺的过程中,“法轮功”展现出了好邻居的一面。据鹿苑镇居民讲,他们开着林肯、奔驰等豪车,载着当地居民到龙泉寺工地参观。

一个没有和尚和“避难”孤儿的寺院,在不断扩建中

随着龙泉寺总体建筑的基本成形,鹿苑镇居民发现,“法轮功”所说的“和尚”并没有出现。据到过龙泉寺的一位信徒讲,大殿里供奉的是李洪志以及他的妻子和女儿的“金身塑像”,而非传统佛教寺庙供奉的释迦牟尼佛像。令当地居民诧异的是,他们从互联网上才得知龙泉寺大院内开办有学校——用来为有“法轮功”背景的演出团体“神韵艺术团”培养演员的飞天艺术学校和飞天学院,而学校的学生,也并非“孤儿”,事实上不少学生并非亚裔面孔。“法轮功”的主要官方网站每年都会发布飞天艺术学校招生广告。有报道指出,李洪志日常居住在龙泉寺内并严密把控那里的一切。

在龙泉寺,伴随中国唐代风格寺庙建筑出现的,是更加现代化的建筑,其中包括一座超过900座的飞天艺术学校排练(演出)大厅,以及相应的停车场、学生宿舍、食堂等附属建筑和污水处理站。甚至龙泉寺礼拜时所使用的香烛用品,也在内部设立作坊生产。

龙泉寺的人员来往和不断扩建,越来越对当地居民的生活产生消极影响。例如,龙泉寺修建中所使用的重型卡车,轧坏了当地居民用纳税钱修建和保养的脆弱乡村道路,龙泉寺则作为宗教机构,享有免税资格,尽管在中国时“法轮功”自身和李洪志并不承认自己属于“宗教”。龙泉寺所在的土地,原本是一片树林,树木的砍伐,地表的改变,以及龙泉寺对其地产上的小湖泊筑坝蓄水,势必造成雨天泥浆下流,对下坡居民的住宅和人身安全造成影响。此外,龙泉寺来往人员的素质堪忧,开车超速、随意摁汽车喇叭、节假日鸣放鞭炮,破坏了当地原有的平静祥和,有当地居民指出,这些行为还可能危及当地老人和儿童的出行安全。

对此,当地居民不断进行投诉,在鹿苑镇举办的有关龙泉寺扩展问题听证会上,绝大多数居民持强烈反对态度。“法轮功”和龙泉寺为此尝试通过公关解决。2010年,龙泉寺主动向鹿苑镇捐献了一笔一万美元的款项,虽然此次捐款的背景是龙泉寺正向该镇申请一项土地调整计划和特殊使用许可,不过镇委会通过考虑,决定接受这笔捐款,同时规定与此次捐款相关的人员永远不得参与涉及龙泉寺公司申请事项的表决。

看家犬、监控摄像头、佩枪保安和电子栅栏

在与当地居民关系日趋紧张的同时,龙泉寺也越来越自我封闭。龙泉寺饲养了看家犬,在大门口等处竖起了监控摄像头,聘请了佩枪保安,在部分地段搭建了电子栅栏。虽然身为邻居,当地居民很难接近龙泉寺。作为一个所谓宗教场所,这种情形是不常见的。当地居民抱怨说,龙泉寺的看家犬不时狂吠惊扰了他们放养的鹿群不敢回家。龙泉寺声称这是为了防止捣乱,但这很难解释它同时也不允许镇上官员、建筑检查员甚至消防人员进入它的院内。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曾到龙泉寺试图采访李洪志,门卫很快就报警叫来了警察。

   

▲“法轮功”龙泉寺戒备森严,门卫佩有狙击步枪

龙泉寺之封闭,还体现在极端事故上。2008年,一位54岁的义工在修建龙泉寺的时候从16英尺高处摔死后,龙泉寺方面宣称:“我们是宗教社区,勿需对外透露信息。”

“法轮功”自称以真、善、忍为基础,但许多鹿苑镇居民对这群人持怀疑、怀疑甚至恐惧的态度。

被告VS原告

多年来,龙泉寺与当地居民和镇政府纠纷不断,围绕各种矛盾,特别是龙泉寺的非法扩建和它引发的环保问题,双方不时有诉讼发生。经媒体公开报道的案例包括:

鹿苑镇或当地居民作为原告:

2014年,针对“法轮功”因未经许可修建、阻碍检查、公然反抗停工令等,龙泉寺多次被告到鹿苑镇法院。

2018年10月,龙泉寺因建造超过四层的木质建筑但没有安装消防喷水系统,被罚款7500美元。

2019年4月,龙泉寺申请扩建,计划增加一个920座的音乐厅、一个新停车场、一座废水处理厂,并将冥想空间改造成足以容纳500人。600多人参加了当地规划委员会举办的公开听证会。听证会持续了3个多小时,绝大多数人强烈反对龙泉寺的扩建计划,痛批龙泉寺不遵守已经达成的协议,违章扩建,藐视法律,污染环境,同时也认为地方官员对“法轮功”的违法违规行为监管不力,养痈成患。

2020年,因污染当地的两条河流涉嫌违反联邦《净水法案》(Clean Water Act),龙泉寺被起诉至地方法院。原告是一环保组织及其负责人,以及紧邻龙泉寺的鹿苑镇两名居民格雷丝·乌达德(Grace Woodard)和罗伯特·梅杰尔(Robert Majcher)。原告除了要求对龙泉寺违反联邦《净水法案》一事进行民事罚款外,还要求龙泉寺支付原告诉讼费用,并对其造成的“私人妨害”向两名原告居民作出赔偿。

   

▲“法轮功”龙泉寺违法向当地河流排放污水

龙泉寺佛学有限公司作为原告:

2013年,龙泉寺佛学有限公司以宗教歧视为由向联邦法院起诉鹿苑镇。在这起案件中,鹿苑镇政府官员被指控非法要求社区每年更新许可证,并拖延审查申请。

2022年,龙泉寺佛学有限公司对鹿苑镇政府提起第二起宗教歧视诉讼,诉讼理由包括鹿苑镇涉嫌歧视、选择性执法、打击报复和“恶意干扰”春节宗教活动,但龙泉寺方面未写明拟索要的损害赔偿金额。龙泉寺还将在其诉讼里向法院申请禁止令,禁止鹿苑镇方面“擅闯”其私人领地及执行“无正当理由的恶意检查”。

民主党镇长的竞选者VS共和党特朗普的最大支持者

早期,李洪志曾公开承诺“法轮功”不参与政治。然而,面对鹿苑镇官方的阻力和当地居民的反对,“法轮功”开始寻求通过政治途径解决龙泉寺所面临的问题。当然,这并非“法轮功”首次介入政治事务。自从李洪志及其“法轮功”来到美国寻求机会,便通过各类代理人的政治游说,在美国国会两党议员获得了部分同情者和支持者,毕竟美国是邪教和异端滋生的沃土,何况“法轮功”还拥有像《大纪元时报》这样有着影响力的极右翼媒体。

在鹿苑镇,共和党长期执政。龙泉寺迈出了它在美国直接参与政治议程的第一步:2015年,以民主党的身份参与鹿苑镇镇长和镇委会委员竞选。不幸的是,它的竞选结果预示了随后一年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的命运,鹿苑镇居民给龙泉寺竞选人投下了强烈的反对票。

这次失败并没有让“法轮功”气馁。相反,“法轮功”很快找到了新的机会,那就是特朗普及其极右翼民粹主义的兴起。

   

本·赫尔利是一名前“法轮功”成员,他在2005年帮助创办了《大纪元时报》澳洲英文版。他表示,在“法轮功”成员眼里,天下无人不通共:前国务卿希拉里、前联合国安理会秘书长科菲·安南,都把自己的灵魂“出卖”给了中国政府。

2000年,美国“法轮功”骨干唐忠创办了《大纪元时报》,李洪志称其为“我们的媒体”。当时,除了反对中国共产党外,《大纪元时报》的社评大致上是非政治性的。“法轮功”对纪实小说中的“超自然”现象颇感兴趣,李洪志就曾暗示说,金字塔可能是由“亚特兰蒂斯人”或居住在海底的类人生物建造的。“法轮功”从一开始就具有保守倾向,李洪志鼓吹要回归传统道德,恐吓称科技进步会失控,暗示说在天堂里是讲究种族隔离的,并咒骂说同性恋是种“肮脏的心理变态”。

这种情况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发生了变化。此时的《大纪元时报》采取亲特朗普路线,发布与“匿名者Q”等极端阴谋意识形态不分伯仲的虚假信息和内容。最终,《大纪元时报》成为右翼媒体界一个知名玩家。《大纪元时报》对中国政府的敌视与特朗普的反华言论和政策臭味相投,并在特朗普运动和美国右翼中扮演着重要角色。2019年,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调查发现,《大纪元时报》耗资150万美元,推出了1.1万个支持特朗普的(网络)广告,其开支仅次于特朗普竞选活动本身。

据Axios.com网站2021年1月12日报道,通过散布支持特朗普的阴谋论,“法轮功”媒体《大纪元时报》聚敛了大量金钱。报道认为,该报在特朗普总统下台之后,依然通过炒作这类阴谋论赚得盆满钵满。大纪元媒体集团,年收入从2016年的390万美元激升至2019年的1550万美元。这充分表明,主打迎合特朗普总统狂热粉丝的新闻报道,可以让该报坐收渔翁之利。即使特朗普离职之后,该媒体依然可能大赚特赚。

一个日益崛起的商业帝国VS一个日渐远去的香格里拉

据《商业内幕》网(Businessinsider.com)2019年9月的报道,飞天艺术学校是神韵艺术团的“预备学校”。神韵艺术团属于剧院式舞蹈表演团队。《纽约客》作家Jia Tolentino在文章说,神韵表演“从根本上说属于教派和政治宣传”。神韵艺术团属于非营利组织,2016年它的资产大约有7500万美元,营收为2200万美元。不在诸如伦敦、洛杉矶、纽约和华盛顿这样的城市巡演的时候,神韵艺术团就在龙泉寺大院内排练。

作为一个成功商业表演(演出)帝国“神韵”的孵化基地,龙泉寺的内部管理,特别是对学校学生的控制,令人担忧。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2020年7月的报道中,一位名叫安娜的女孩,讲述了她在龙泉寺遭受种族歧视和人格侮辱的故事。一些想加入神韵艺术团的人,也讲述了他们进入龙泉寺后的各种奇怪经历。

   

▲安娜将自己在“法轮功”的经历讲述出来

党派利益、反华需要使得美国政客们竞相拥抱“法轮功”,龙泉寺在鹿苑镇所引发的各种损害,大多数都最终不了了之。面对拥有强大媒体,巨额的收入的龙泉寺,生活在龙泉寺那座佛塔阴影的鹿苑镇居民,他们听到的回音只有被龙泉寺排放废水所污染的巴舍基尔溪和内弗辛克河所发出呜呜悲鸣。

鹿苑镇,“法轮功”信徒眼中日渐远去的香格里拉。

(责任编辑:力枫)

编者注:

1.本网编译类文章和视频,仅代表作者立场观点。

2.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如需二次加工,请与网站联系。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