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神的前半生(下)

2017-09-14 10:51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凯风网
  赵维山,出生在一个普通工人家庭;拥有一个平凡的童年;靠木匠手艺维持生计;正常恋爱、结婚;因为一次偶然的际遇开始信教……这样一个普通的人,本该像同龄人一样拥有一个平稳幸福的人生,但赵维山并没有选择平静的生活,而是走上了邪教之路。

  1989年,赵维山的生活发生了巨大转变,他抛下妻子离开阿城,并于次年在河南创立全能神邪教。究竟是什么让赵维山的人生轨迹发生了转变?又是什么让赵维山成为全能神教主?一个伪神?

  ● 与教会不和 

  在信仰基督教初期,赵维山加入了阿城当地的基督教教会。在教会中,赵维山一开始只是一般的信仰,仅仅做些义工的本分工作。但在之后的时间里,赵维山的各种异常之处却逐渐显露出来。 

  赵庆芳:教会的长老都70多岁了,年轻人少,那时农村的青年很多不太识字,看《圣经》看不完全,理解能力也差。后来,发现赵维山念过中学,有些文化,聚会发言还有点逻辑性。所以一来二去,赵维山开始试着教大家学,教了一段时间发觉和正统的基督教不太合拍,在“受洗”上就有分歧。

  受洗,即洗礼。阿城基督教有两大派:一是长老派,二是小群派。小群派的受洗,要上江河湖泊去洗,叫“浸水礼”。长老派是“点水礼”,在周围没有江河湖泊的情况下用洗脸盆盛水代替。受洗以后就是正规教徒了。赵维山认为点水礼不得救,必须得受浸水礼。通过这个分歧,赵维山拉拢了一部分教徒。后来甚至彻底脱离了教会管理。

  对教义理解存在分歧,加之赵维山上过学、念过书,在同辈的教徒中表现突出,导致赵维山轻视教会长老,与教会组织的矛盾也越来越深。

  ● 煤烟中毒 

  1985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悲剧发生在赵维山家中。 

  赵玉:煤烟中毒发生在一天晚上。第二天早上七点,邻居发现了事故,当时母亲和我哥(赵维山)的孩子已经死亡。父亲坚持了半个月,最终病情复发身亡。

  记者:父母去世,赵维山作为长子理应主持丧事。

  赵玉:他(赵维山)主持不了,他说打番是犯罪,烧纸也是犯罪。葬礼他去了也只是在后面跟着。

  记者:他后来有去祭拜过吗?

  赵玉:没有,始终没有。

  赵庆芳:亲人去世并没有让赵维山觉得悲痛,反倒成为他招揽追随者的一个借口:赵维山向其他人说是因为自己信神,家人才得以提早去了天堂。

  ● “炕头聚会”

  煤烟中毒事件过去不久,赵维山便自己在家里搞起了“炕头聚会”。

  齐燕:赵维山起初在我老爷子家聚会,后来又挪到他家。他家就三口人、两间房,聚会很方便。当时聚会很少布置,只是看看演示,有人站在凳子上演示,捧本《圣经》讲道。

  赵维山当时主要负责教大家唱歌。大家聚到一起,因为人员不全,聚会前的时间就由赵维山教歌。大家先学歌,学完歌祷告,再开始讲道,讲完道接着祷告,最后算命,基本按这个程序。

  记者:你家老爷子是长老是吗?

  齐燕:是。

  记者:他当时对赵维山印象咋样?

  齐燕:觉得赵维山很骄傲,感觉他认为自己比老人家懂得多。在听道的时候,他就不好好听道,在外面走,看他就是一副不愿意听道的样子。当时我就觉得他挺骄傲。

  ● 邪教“能力主” 

  1989年,赵维山离开阿城,在同属哈尔滨市的永源县成立邪教组织“能力主”。随着赵维山拉拢的信徒逐渐增多,聚会也从公开逐渐走向地下,甚至开始脱离政府宗教部门监管。这间屋子的主人叫郭钦君,是在“能力主”时期曾经追随过赵维山的信徒。他为我们讲述了当时的一些情况。

  记者:(“能力主”)在你家聚会?

  郭钦君:对。

  记者:那时候有多少人聚会?

  郭钦君:多的时候得有100多人。

  记者:赵维山讲《圣经》还是讲别的东西?

  郭钦君:讲《圣经》,都拿圣经讲。

  记者:一直讲《圣经》吗?

  郭钦君:后来讲“长寿主”,就不讲《圣经》了。

  记者:赵维山要求信徒对他怎么样的态度?

  郭钦君:有些事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圣灵”转到赵维山身上了,他又成了“主”。我那时候也蒙了,人怎么能变成“主”?那时候信徒存在害怕心理,一想人家是“主”,谁也不敢多说别的。

  记者:赵维山叫“能力主”?

  郭钦君:对,那时候改成“能力主”了。他说啥我们就听啥,还唱诗歌“赞美”他。

  记者:“能力主”聚会有什么特点?

  赵庆芳:赵维山成立“能力主”以后就自封为神了。当时他们内部叫“圣灵充满说方言”,说的话只有他们内部能听明白。有时候还有信徒钻到他的腿下驮着他,把他驮在身上晃悠,很多人抢着驮他,传言驮一次赵维山就得救了,驮“能力主”了,将来“上天”就有“待遇”了。

  那时候赵维山的活动是比较保密的。后来,他出了一本很厚的叫《画在肉身里》。那本书全部都是宣扬全能神,说女基督是第二次道成肉身,第一次是耶稣道成肉身,是恩典时代。女基督是带着信徒从恩典时代下来的,是第二次道成肉身,是国度时代。赵维山还在书中叫信徒必须听女基督的话。

  记者:当时还有暗号吗?

  赵庆芳:有代号,具体代号都代表谁,外人都不知道。赵维山这一套和正规的基督教格格不入,只是打着宗教旗号。全能神创立后,赵维山就操纵教徒另搞一套。赵维山的“能力主”也好,“全能神”也好,从本质上就是邪教!

  可以说,赵维山在永源成立的“能力主”就是全能神邪教的前身。此时的赵维山已经成为一个邪教组织的头目,完全走上了邪路,而且在这条邪路上越走越远。赵维山利用宣扬“女基督”诱骗控制信徒,聚敛钱财。2000年赵维山逃到美国后,煽动信徒大肆鼓吹世界末日,对社会产生极大危害。

  结语 

  赵维山,一个走上邪路的普通人。虽然他创立了全能神,利用所谓的“女基督”“大祭司”神化自己,却擦抹不掉他是如何由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变成所谓的“神”留下的痕迹。正如赵庆芳老先生所说,世界上本没有“能力主”,也没有“女基督”,这一切都仅仅是赵维山的一个把戏。

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辛木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近期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