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教会”的上帝帝国梦

2019-01-15 11:46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CCTV

  1954年5月1日,在韩国汉城城东区北鹤洞的一间小房子前,挂出了这么一块牌子:争取全世界基督教会统一神灵协会。一个长得五大三粗、颧骨突出、面容丑陋的中年男子,站在这块牌子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这个貌不惊人的男人,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文鲜明——西方时髦教派“统一教会”的教主,自称“第二基督”。

  “第二基督”的诞生

  1920年元月,文鲜明出生于朝鲜平安北道定州郡一个农民家庭。7岁上私塾,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殊的才华,只是对于家乡广为流传的萨满神话非常着迷,男女萨满们下神时的神秘情景,在他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强烈印象。

  15岁时,家里灾难不断,先是姐姐精神失常,接着哥哥又“色魂附体”,父亲因此带领全家皈依了基督教。文鲜明也从私塾转学到西式学校,并按时上教堂。从那以后,文鲜明便迷上了基督教。

  朝鲜半岛那时是日本的殖民地,人民深受压迫,盼望救世主,因而异教流行,不少教主都喜欢自称基督再世。1945年8月,二战结束,日本战败投降,朝鲜独立,一直受到严厉镇压的一些所谓新兴宗教,如雨后春笋般地发展起来,这使得文鲜明得以放开手脚从事宗教活动。他经常访问那些相信基督很快就要再度降临的团体,在金百文的“以色列修道会”住了一年多,又来到宗教气氛浓烈、有“东方耶路撒冷”之称的平壤,在李龙道、黄国栓的“广海教会”住了几个月。

  在这里,他第一次公开宣称自己是“基督的使者”。据他在后来的传教生涯中说,1935年4月17日星期天的早上,他正在做祷告,耶稣基督突然显灵,对他说,2000年前拯救人类的使命尚未完成,现在拯救苦难中人类的使命落到了他的身上,这是上帝的旨意,必须要承担此重任。

  然而,就是这位已婚的“基督使者”,在平壤强行与女信徒金某结婚,被金的丈夫告发,以重婚罪被判刑五年半。不久,朝鲜战争爆发了,劳教营被美军攻占,才坐了两年多牢的文鲜明与几个忠实门徒逃到朝鲜半岛南端的釜山港,盖了一间土房,作为临时教堂兼居室,进行传教。但由于釜山的基督教徒对他态度冷淡,他只好移居汉城。

  在汉城传教期间,文鲜明一直给教徒们灌输这样一种思想:上帝化身为亚当,想通过与夏娃结合产生后代,以便统治刚刚创造成的世界,可是撒旦让15岁的夏娃怀了孕,破坏了上帝的这一计划;于是耶酥来到人间,以便重新实现这个计划,但又被犹大出卖了,临死前,耶稣许诺自己还要回来的;现在,耶稣不是以自己的本来面目,而是化身为他文鲜明降临人间。可是,文鲜明又大言不惭地宣称:“我比耶稣本人更伟大。”

  为了论证“新的使者”已经来临,文鲜明苦心钻研以色列和西方历史,从中寻找基督降生前400年和最近400年的相似之处。经过潜心钻研,他编成了一本自己的“经典著作”——《神圣原则》。在这本书里,文鲜明把人类历史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是亚伯拉罕时代,即人类形成时代;

  第二是基督时代,即人类发展时代;

  第三是文鲜明时代,自己的降生将完成神圣的使命,使人类摆脱撒旦的统治。他将成为全世界、全宇宙的主宰。

  可惜,追随他的信徒少得可怜。为了给自己扯一面有光彩的大旗,使教派不断壮大,文鲜明决定成立一个教会。这,就是本文开头提到的“争取全世界基督教会统一神灵协会”,即“统一教会”。之所以起这样一个名称,是因为他是“第二基督”,他要通过统一世界的宗教和教派以及建立“世界宗教家庭”的途径在世界上重建“上帝帝国”。

  “第二基督”的嘴脸

  “统一教会”成立后,文鲜明开始广招信徒。不到一年,就发展了200多名信徒。不过,在这过程中,却好几次惹起轩然大波。一次,文鲜明在别人的帮助下,给汉城女子大学的师生作演讲。早几年,文鲜明就用极限式的训练方法提高自己的演讲能力,所以,他能连续不断地讲5-6个小时,甚至9个小时,声情并茂,极富煽动性。果然,这次演讲会后,就有5名教授和15名学生加入了统一教会,即使被学校开除也在所不惜。此事使文鲜明成了新闻人物,“统一教会”也成了受人瞩目的焦点。

  文鲜明常常以讲授教义为幌子,用“72小时的说教方式”,把漂亮的女信徒关在自己的居室内,强迫夺取女信徒的贞操。他声称,一个人如要获救,就必须接受再临基督文鲜明的纯净血统,即与其通过性关系进行“血统转换”;谁和他保持肉体关系,谁就可以生出救世主,文鲜明还带着教徒们集体做爱,因为与具有纯净血统者性交是个人得救和拯救人类的伟大义务。

  文鲜明的淫乱举动不久就引起了当局的注意。1955年7月,他因“扰乱社会治安和破坏风气”的嫌疑被警察局逮捕,可是,韩国陆军保安部有4名将校曾接受过文鲜明的“好意劝说”,其中之一的朴普熙后来还成为美国“统一教会”负责人,在教内地位仅次于文鲜明,为教会第二号人物。所以,3个月后,因“证据不足”,文鲜明被释放了。

  尽管如此,“统一教会”的丑恶嘴脸却让世人看清了,“第二基督”竟是这么一个东西!

  经过这几次打击后,“统一教会”的发展受到很大的影响。文鲜明心里很明白,“第二基督”啊、“圣人”啊、“上帝的使者”啊,只不过是他自己凭空吹出来的,单靠他一个人是绝对成不了什么大事业的。不过,文鲜明可不是个容易放弃的人。在这里,不得不介绍一个重要人物——朴普熙。

  朴普熙原是一名陆军少校,英语极好。一个偶然的机会结识了文鲜明后,他很快就被文鲜明迷倒,并愿意为“统一教会”奉献一切。他积极参与教会的活动,脏活累活抢着干;他卖了自己的一幢房子,所有的钱都交给教会,用于购买汉城郊外的一幢房子做新的活动中心。1957年,朴普熙正式加入“统一教会”后,竟然辞去韩国驻美国大使馆武官的职务,全心全意为“统一教会”工作。真不知道文鲜明用了什么魔术使朴普熙走火入魔的。

  得到朴普熙,文鲜明简直是喜出望外。朴普熙帮着文鲜明从根本上改变了“统一教会”的发展蓝图。“统一教会”要在权势人物中建立声望,就得将自己变成一个人多势众而又有钱的组织;打上“反共十字远征军”的旗号,可以搏得日本与美国的支持,而这种支持又可以令当局刮目相看。

  如意算盘打定,他们就开始行动。文鲜明杜撰了一套荒诞不经的“宗教”理论:撒旦在地球上的信徒,“该隐”的子孙,就是共产主义者,东方永远是危险的。反共产主义,成为“统一教会”的重要活动内容之一。

  1957年4月,文鲜明开始在日本和韩国的20个城市及乡村创设分会;此后两年,他又派出重要成员远渡重洋,远征美国。

  “第二基督”要为他的“上帝帝国”拼命了。

  “上帝帝国”的乐园

  60年代初,朴正熙发动军事政变上台,“统一教会”由于政治上的反共而受到庇护,势力迅速发展;1961年,朴正熙政权以“反共为第一国事”,颁布了“中央情报部法”和“再建国民运动法”。“统一教会”与中央情报部勾结,充当反共的“再建国民运动”的马前卒,趁机扩张了自己的势力。

  按照文鲜明的教义,在神的方面,韩国是男性(亚当)国,日本是女性(夏娃)国,美国是天使国,三国结成统一战线,与撒旦方面的朝鲜、中国和苏联进行最后决战,最终建立以文鲜明为中心的“上帝帝国”。因此,日本和美国是文鲜明海外发展的重点。那么,文鲜明后来为什么选择了美国来完成自己的“使命”呢?这里,还要介绍一位“大人物”——当初帮文鲜明联系在汉城女子大学演讲的金艳文。

  这个金艳文是汉城女子大学的历史系教授,在世界宗教史研究方面颇有造诣,曾到日本、美国等国留学、考察,因“女子大学”事件而被革职。她对于“统一教会”的独特贡献,在于从各种宗教中抽取相应因素,与文鲜明的理论融为一体,形成“统一教会”别具一格的“歪门”神学理论。尤其是她还从历史上寻找根据,论证上帝经过欧洲宗教改革和美国政治民主,选择美国来作为实现其在地球上重建乐土这一历史使命的地方。

  于是,文鲜明和他的几员干将使出浑身解数,要到上帝决心在地球上开辟乐土的国度去发展。金艳文不愧是文鲜明的一员得力干将,被文鲜明派到美国后,短短几年,就在美国的73个大城市里建立了统一教会的分部,文鲜明也因此多次前往美国传教,当然,他并没有忘记随时打着反共的旗号。许多城市授予他“荣誉公民”的称号,一些市长还根据他的建议,确定和庆祝特殊的“希望和统一节”。

  就在文鲜明自鸣得意,频频活动,扩大影响之时,韩国当局却对文鲜明的做法非常反感,以偷逃税款的名义,要对“统一教会”罚以重金。

  文鲜明原以为和美国的亲密关系会让韩国当局“刮目相看”,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因此惹下了麻烦。看来,韩国是呆不下去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他决定尽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去美国发展,以免夜长梦多,坏了他的“上帝帝国”大业。

  可是,他民不能这么灰溜溜地逃走啊,他是“第二基督”,他必须从上帝那里为自己的新选择寻找理论根据。于是,胡编乱造已经习惯成自然的文鲜明又为自己炮制了这么一种说法:人类的一切罪恶皆因亚当、夏娃受了撒旦的诱惑。神为了拯救人类,让以色列民族做选民,但他们不理解耶稣的使命,反而害死了他。神又以罗马为第二以色列,但罗马教皇也不了解自己的使命,滥用职权,腐败堕落。宗教改革后,日不落大英帝国最有希望建立神国,但英国迫害清教徒,失去机会。被迫害的清教徒为寻求自由与机会,来到希望之乡新大陆,稍后,亚、非的人们也来了。他们在这里建立起超越人种和国界的美利坚合众国。二次大战后,美国成为世界首屈一指的超级大国,已具备了统一世界人种和文化,在地上建立神国的条件。所以,上帝呼唤他到美国去救苦救难,完成耶酥未竟的使命。

  于是,1971年12月,文鲜明按照“神的旨意”来到了美国。他一到美国就在金艳文的参谋下,用“肉馅行动”对美国国会展开包围战。

  所谓“肉馅行动”,就是文鲜明精心挑选一些年轻漂亮的信徒到国会附近走动,千方百计在那里弄到一份工作,然后讨好上司,伺机接近议员。一些议员经不住色相的引诱而“下水”,成了文鲜明“肉馅行动”的战利品,文鲜明趁机向他们大肆宣传“统一教会”是如何热心公益活动。由此,文鲜明迅速获得了美国政界的认可和上层社会的支持。

  首战告捷,文鲜明春风得意。但他并不敢大意。他看到了美国社会普遍反对越战,存在着毒品、同性恋、恐怖活动、家庭破坏等弊端,世风日下,发出了“神正在离开美国”的哀叹。1973年,时值“水门事件”东窗事发,美国上下正在为尼克松是否连任总统而展开大论战,文鲜明不失时机地也加入了论战的行列,但他并不是向尼克松开火,而是尽其所能地为尼克松摇旗呐喊。他上窜下跳活跃异常,利用一切机会表现自己,呼吁大家要“宽容、友爱、团结”,因为“美国正处于危机之中,一定要拯救美国的精神危机”。

  信徒们在日、韩、英、法、联邦德国及中国的台湾省等地举行了声援尼克松总统的祈祷大会,同时,全体教徒统一时间在全美国范围内为总统祈祷和斋戒,祝福他大选中获胜。

  文鲜明如此做的目的,无非是想利用这一天赐良机,向总统和保守党显示,“统一教会”是反对共产主义的坚强堡垒和总统政策的可靠支持者,而非歪门邪道制造混乱者。

  尼克松很快就对文鲜明及其“统一教会”的“帮助”做出反应,对文鲜明的努力表示感谢,邀请他和信徒在白宫花园中植圣诞树。文鲜明一时成了新闻人物。

  不幸的是,文鲜明的“最有力支持”引起了各大新闻媒体的攻击,说这是一起串通好的政治宗教交易,是一宗严重的丑闻。文鲜明做梦也没有想到,他如此辛辛苦苦,四处奔波,竟给尼克松帮了倒忙。尼克松最终还是下台了。

  文鲜明见机不妙,立刻使出见风使舵的本领,对新上任的福特总统表示:我们的爱是献给总统权利的,而不是只给予某一位总统的,我们帮助美利坚民族的决心依然没有改变。

  1974年9月18日,美军在越南惨败,决定撤军。文鲜明觉得这又是一个好机会。他装出比美国当权人物还要痛心疾首的样子,组织一帮信徒到国会门前的台阶上示威请愿,要求美国不要把韩国也放弃给共产党。这一仇视共产党的露骨行径不仅引起世界正义人士的反对,也引起美国当地人民的反对。

  梦醒时分

  文鲜明对美国的指手划脚也使负责研究美韩关系的民主党参议员多纳德·弗雷泽深感不满。他通过对“统一教会”近一年的调查,发现文鲜明是一个很危险、具有很大野心的人,是个多面派,政治、实业、宗教什么都搞,并发现他与韩国政府及其情报部门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弗雷泽把调查的材料披露于众,文鲜明及其“统一教会”的真实嘴脸再次被揭穿。

  1976年1月9日,美国参议院财务委员会委员罗伯特·道尔给国税局长官写信,揭露“统一教会”并非纯粹的宗教组织,而是一种精神控制机构,其主要目的是攫取财富和权力;文鲜明个人靠信徒捐献的财富过着奢华的生活。因此,“统一教会”不应该获得宗教团体的免税权。国税局对“统一教会”进行了调查。

  1981年7月,司法部犯罪课在对文鲜明一伙进行了调查后,组成了陪审团,认定文鲜明一伙犯有逃税、共谋伪证和妨碍司法等罪行;同时否认“统一教会”是宗教团体,判处文鲜明惩役18个月,罚款2.5万美元,并支付调查费用。文鲜明不服,接连上诉,均被驳回。1984年7月20日,文鲜明开始到康涅狄格州丹伯里监狱服刑,入狱前指示信徒,“统一教会”总部移到丹伯里监狱。

  尽管文鲜明还想“东山再起”,可是,树倒猢狲散,“统一教会”的许多成员纷纷离开了这个团体,文鲜明的“上帝帝国”梦终于走到了它注定要去的末路。

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辛木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近期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