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远“全能神”杀人案五周年 危害仍不容小觑

2019-05-27 09:59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李芬

  ▲ 2015年1月7日,山东招远金都百货一层麦当劳,门上贴着“暂停营业”。图片来源:新京报

  2014年5月28日晚9时,山东省招远市金都百货的麦当劳餐厅里,由于拒绝提供电话号码,37岁的吴女士被张立冬、张帆、吕迎春等六名“全能神”邪教信徒活活殴打致死。这件惨案,令全国人民为之痛心。

  时间无法抚平伤痛

  吴女士的丈夫金中庆和孩子最后一次出现在众人视野,是2015年1月。

  而他的微博,则停留在了2014年12月21日,发出了第23条微博后,再也没有更新。

  ▲ 受害人吴女士丈夫金中庆的微博,停留在2014年12月21日。

  直到今天,仍有人在这则微博下,询问他们是否安好。

  怎么可能安好?父母失去了女儿,丈夫失去了妻子,孩子失去了母亲……

  吴女士的三个家庭,生活从此彻底改变。并不是所有的伤痛都能随着时间的流逝被抹平。

  这起惨案的六名案犯来自三个家庭,对他们而言,这场灾难同样极其深重,令人扼腕叹惜。

  张帆、张立冬依法于2015年2月2日被执行死刑;吕迎春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张航有期徒刑十年;张巧联有期徒刑七年;尚未成年的张某,被政府依法收容教养。

  “‘不害怕’,因为‘相信神’”

  ▲ 张帆在法庭上面对指控,面露微笑。图片来源:央视

  这起案件之所以引发人们如此关注,不但是案犯在公众场合将无辜人士当成“恶魔”“邪灵”殴打致死的血腥暴力,更是主犯张帆、张立冬等人面对法律拒不认罪、甚至面带微笑的神情,令人不寒而栗。

  这六名案犯中,四人来自同一个家庭。父亲张立冬带着三个子女张帆、张航、张某,散尽千万家财,从河北无极迁至山东招远,无视法律痛杀无辜。

  张立冬受审时称:“我不怕法律,我信‘神’。”

  这是什么样的一个“神”,让张帆这个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的天之骄子,张立冬这个当过兵、经营过五金建材、开过废品收购站、做过医药代表,“见过世面”的男人,漠视法律,无惧死亡。

  “全能神”邪教,由此再度跃入公众视野。

  上一次如此“引人注目”是在2012年12月底。“全能神”在全国多地非法聚集,上街散发宣传资料,散布“世界末日”谣言。

  他们一方面宣称“世界末日”即将到来,另一方面蛊惑人们只要信奉“全能神”即可躲过一劫,鼓吹“只有信教才能得救保平安”,同时宣称“凡不信和抵制的都将被‘闪电’击杀”。

  此外,部分地区的“全能神”邪教人员还集体围攻公安机关、掀翻执法车辆、打伤执法民警。

  据不完全统计,2012年全国各地公安机关依法处置“全能神”邪教几十人以上规模聚众滋事超过100起,暴力抗拒执法案件30余起。

  ▲ 浙江兰溪,警车遭到“全能神”教徒围堵。图片来源:央视

  这一切,都是“全能神”邪教头目赵维山假借玛雅预言,在境外不停地对国内信徒进行遥控指挥的结果,他要求信徒“在神的率领下展开一场决战,建立全能神的国度”。

  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赵维山这个来自黑龙江省阿城市永源镇的“呼喊派”骨干,在与“呼喊派”中的同党不和而退出后,纠集了一批人员创立了“东方闪电”,又称“全能神”、“实际神”。

  在受到当地公安机关的查处后,赵维山于1993年流窜到河南省发展信徒。在这里,他自封“大祭司”、“圣灵使用的人”,宣布杨向斌为“女基督”。

  创建初期,“全能神”以暴力拉人,犯下了多起案件。2000年9月,害怕受到法律制裁的赵维山携情人杨向斌潜逃美国。一年后,他们6岁的儿子赵明被一个从美国回来的陌生男人带走,从广州飞往美国。

  “妈妈,你不要我了吗?”

  来自安徽蚌埠的小徐是在招远“全能神”杀人血案发生之后,才发现妻子小玲的变化正是源于这个邪教。

  2017年腊月,大雪飘飞,小徐带着刚上小学的女儿,踏着泥泞的积雪,走上了寻找妻子的道路。

  这一天距离小玲2016年12月中旬离家,已经一年多了。

  自从2008年相识、相知、相恋以来,二人经历了小玲家庭不认可、私奔、小徐父母病重等重重困难。

  那么多苦和难都一起闯过来了,小徐从未想过,小玲会抛下最爱的女儿和他离家出走。

  变化并非一夜之间。

  ▲ 面对妻子的变化,小徐深陷痛苦。图片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信‘神’了,这个‘神’的事,不能在电话和视频里讲,那样会冒犯‘神’。”

  打工在外的小徐接到妻子的这个电话以后,发觉她越来越神秘,二人的电话越来越短,联系不上的频率越来越高。

  2014年,小徐辞职回老家找了份工作,打算全家人在一起安安稳稳过日子。

  但这样依旧挡不住妻子信“神”的脚步。

  山东招远“全能神”杀人血案案发,电视上铺天盖地的报道,首次让这个邪教无处遁形。

  一一比对妻子说过的话、做过的事、看过的书,小徐这才发现,妻子信的根本不是什么基督教,也不是什么“老天爷”,而是这个耸人听闻的“全能神”。

  小徐通过电话请小玲远在山东的哥姐进行劝说,苦心规劝无效后,亲人们生气地吓唬:“你要是再信,我们就报警!”

  话音未落,小玲冲进厨房拿起菜刀,冲到小徐面前,准备除掉这个阻碍她信“神”的“魔”。关键时刻,理智终于战胜了冲动。

  小徐至今都不愿再回忆起那一刻。

  二人的矛盾越来越激化。2016年12月中旬,小玲突然留下一张字条出走了,抛家弃女,从此杳无音讯。

  小徐疯了似的踏上寻妻路,从本县寻到市里,再到省会合肥。小徐回忆:“大海捞针一样,是个方法都用了,像丢了魂似的。”

  其实出走没几个月,小玲就想女儿想得不行,但是她不敢。

  为了表明自己的“忠心”,小玲离家后向“全能神”组织写下了《保证书》,发了“毒誓”,如果自己背叛了“全能神”,父母、丈夫、女儿这些最亲的人就要遭受最严厉的惩罚。

  ▲“全能神”信徒李明谦写下的保证书。图片来源:凯风网

  “那时候它(‘全能神’)不允许你回来,没叫你回来,你就不能回来。”“看(‘全能神’)那些视频,特别害怕,所以就不敢回来。”

  在“全能神”的洗脑视频里,背离“全能神”的人会掉入烈火熊熊的地狱中,永世不得翻身。

  一入“神”门深似海

  由于“全能神”曲解基督教的教义进行传教,拉拢蛊惑他人,绝大多数受害者难以辨别,更不用说他们的家人。

  实际上,为了更大范围蛊惑人心,“全能神”邪教组织还往往假借“老天爷”的名义,在偏远的农村地区欺骗拉拢大量不明真相的群众。

  一旦被“全能神”邪教裹挟,曾经勤劳善良的人都会立即从正常的社会生活中消失,有业不就,有田不耕,有学不上,有家不回,有子不教,有亲不养。

  2014年,来自山西运城的阿萍,永远失去了她最爱的父亲,更令她痛苦的是,父亲临终之前,对她和妹妹说:“看好妈妈,千万不要给她钱,一分钱也不要……”

  让相濡以沫几十年的夫妻反目成仇的是“全能神”,让一心希望家庭和美家人健康的母亲成为陌路人的是“全能神”,让父亲英年早逝死不瞑目的是“全能神”……

  ▲ 阿萍和妹妹决心用亲情感化母亲。图片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像小徐小玲、阿萍父母这样由于一方深陷“全能神”引发家庭矛盾的例子,数不胜数。

  安徽省蚌埠市防范办副主任王善国在接受中国反邪教网采访时指出,“全能神”人员信到最后,痴迷到最后,是极其自私的。他强调,“全能神”邪教组织要求信徒,把自己的情和爱都奉献给所谓的神。

  “全能神”在其《主隐秘降临的作工》中提到:“在未进入安息(安息即进国度)之中有肉体的亲情,但进入安息之中便再也没有肉体亲情之说了,尽本分的与不尽本分的本是仇敌,受神的与恨神的本是敌对的。”

  抛家弃子“尽本分”,四处藏匿无自由

  中国反邪教网自2017年9月推出“助你寻亲”公益平台以来,收到近400条求助信息。在这些离家出走案例中,无一不是因为家人信奉“全能神”邪教后引发家庭矛盾,而后以“没感情”“打工”“避风头”等为由离家出走。

  ▲“全能神”撺掇信徒离家出走的小纸条。图片来源:反“全能神”联盟群

  招远“全能神”杀人血案中,张帆、张立冬一家即从河北无极离家到了山东招远。

  像这样跨省异地离家的还在少数,绝大多数离家人员都在本县离家不远,甚至走路就能到的地方。

  自阿萍父亲病逝之后,只余母亲一人、地处偏远农村的娘家被“全能神”看中当成了“接待家庭”。仅阿萍了解到的,就至少接待了两名女信徒。

  虽然母亲介绍她们是自家的“远房亲戚”,虽然几个月间她们只说普通话以掩盖自己当地人的身份,但细心的阿萍还是发现她们其实家住附近,并联系上了她们的亲人巧妙地接她们回家。

  在中国反邪教网登记的近400则寻人启事中,目前只有67人回到了家,或由于在外违反法律被公安机关抓获,大部分人仍无下落。很大原因,是由于“全能神”极具隐蔽性和反侦查意识。

  一名家属曾分享了母亲离家出走被寻回的经历,最终找到母亲的地方其实离家不过650米。然而,出身偏远农村、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水平的母亲却通过公交、步行,生生绕一个近3公里的大圈,穿过有几十个出入口没有监控覆盖的城中村,期间更换三件上衣。

  安徽省蚌埠市某县防范和处理邪教相关工作负责同志刘士强指出,“全能神”邪教组织要求信徒在活动中不用真名、不用身份证、不用手机号。他们外出的时候从不坐火车,不轻易坐汽车,往往在“接待家庭”当中长期隐蔽。

  这样的一种邪教,最害怕的自然是曝光。

  回家之路并不平坦

  ▲ 2019年5月,中国反邪教网推出“助你寻亲”小程序

  2017年底,小徐将妻子小玲的寻人启事在中国反邪教网“助你寻亲”平台发布,借助互联网精准的地域推送功能,小玲的信息被当地密切关注形势的“全能神”信徒掌握。

  加之小徐积极寻求当地政府部门帮助,深入查找周边“全能神”信徒,担心“全能神”组织受到牵连破坏,小玲被要求回家。

  回家后的转化工作,也是一波三折。

  “全能神”组织对成员的洗脑之彻底,话术之严密,超出常人想象。

  2012年底,所谓的“世界末日”过后,太阳照常升起。面对质疑,“全能神”信徒说的是“神”帮忙挡了灾,再给众生机会。但全球各地的天灾人祸,则被他们描述成“世界末日”到来的前兆。

  小玲最开始,也是这样“油盐不进”。

  最先让小玲思想产生动摇的是,学习班并不像“全能神”邪教视频里所显示的那样侮辱打骂体罚,反而吃得好住得好,老师们对她们特别关爱,特别亲切。

  政府部门积极帮助她解决家庭上的困难,排除思想上的疑虑。

  一位已经成功回归社会的“全能神”前成员及其家人对小玲悉心开导,解疑释惑,他们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全能神”讲的是假的。小玲终于回归家庭了。

  ▲ 妈妈回来后,女儿笔下的小女孩又变得美美的。图片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用一生自我救赎

  中国政府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的基本政策是,团结教育挽救绝大多数,依法打击极少数。对一切邪教组织严厉打击,对不明真相群众大力挽救,对信教人员家庭提供关怀帮助。

  自从2015年2月5日吕迎春、张航、张巧联三人开始在山东省女子监狱服刑伊始,既是政府向她们开启了挽救之门,更是她们开始对自己的一场艰难的自我救赎。

  作为山东省女子监狱收押史上刑期最长的邪教罪犯,吕迎春最初坚定地自称“我们就是神本身”、告诉张航“你爸爸和姐姐是不会死的,他们要执行(死刑)的时候,一切就结束了”。

  经过两年多的破茧重生,她写下几万字的揭批材料,痛陈“全能神”对自己、对他人的毒害。

  重生之路个中滋味只有自己才能懂,“伴随着痛苦、眼泪、挣扎,剜心透骨,痛彻心扉,用脱胎换骨来比喻再恰当不过”。

  每次回看案发视频,吕迎春都浑身紧绷,呼吸困难,不敢相信那个行凶的人是自己。

  ▲ 国庆节表演中的张航。图片来源:齐鲁晚报

  比起吕迎春,惨案发生时刚满18岁的张航虽然更早就悔悟,但最亲的父亲、姐姐被执行死刑,弟弟在山东省未成年犯管教所两年后释放,母亲依然对“全能神”抱有幻想,张航犹如惊弓之鸟。

  本应绚烂无比的青春,在2014年5月28日那一天迅速凋零。无论是否愿意,张航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张航参加了历次以揭批邪教、认罪悔罪为主题的汇报演出以及朗诵比赛、忏悔演讲等监狱和监区组织的各项活动,多次受到表扬。

  蜕变的结果让人欣慰。吕迎春由无期徒刑减至有期徒刑21年零3个月;张巧联减刑8个月;张航从最初的减刑5个月,至2019年1月再次减刑8个月。

  2023年4月28日,还有3年11个月,张航就能回家了,1996年3月1日出生的她,已经27岁。

  还好,一切都不晚。

  不过,时至今日,“全能神”邪教在境外的喉舌仍在狡辩,坚称招远麦当劳杀人血案与“全能神”没有丝毫关系,是中国政府的栽赃。他们这种罔顾事实,混淆是非的样子,倒是与“法轮功”推卸2001年“天安门自焚惨案”责任时是同一副嘴脸。

  ▲图片来源:网络

  人间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家人相守,灯火可亲。

  世间最美好的景象,莫过于天下无邪,气正风清。

  愿天下无邪!

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辛木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近期热点